第5章 千年僵尸

一直在古穆之中寻找什么值钱东西的老鼠,找遍了每一个角落,除了那个正中的石棺之外竟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秉着试一试的态度在墓顶寻找了起来,你还别说还真的让他寻到了点什么。

只见正对着那敞开的石棺的上空的墓顶之上方方正正的排列着八块碧玉,泛着荧光,在碧玉围成的中心处则是一个圆圆的晶莹剔透般的珠子。

发达了,发达了,八块古玉,一个夜明珠似的东西,这要是卖了的话能有多少钱啊!老鼠一边留着哈喇子一边想着怎么够到那两人高的墓顶。

四周打量了一下,只有在那墓顶下的石棺可以借助一下,飞快的将身上的背包放下,猛的一跃跳上了那厚重的石棺,没有想到那石棺竟然如此的厚,石棺壁站上一个人都没有什么问题,老鼠爬了上去,第一次见到这么厚重的石棺自然对躺在这里面的人十分感兴趣,于是稳住身形就朝石棺内看去。

老鼠看向石棺内的时候差点叫出声来,原本以为没有被密封甚至就这么敞开着的石棺之中就算是有尸体的话也会在千年的时间中化为一堆白骨,可是他却看到一具完好的躯体,身上盖着一件微微闪着光芒的道袍,那道袍之上的太极八卦微微的闪动,不过老鼠却没有注意到。那具尸体面色青紫,除了头部整个身体都被那宽大的道袍包裹,看上去栩栩如生。

老鼠见到这种情景,不禁将手慢慢的伸向那道袍,原本以为那道袍会在自己碰触到的瞬间化为飞灰,谁知道却是触手柔滑,就像苏杭丝绣一样的柔顺。

又是一件好宝贝啊,就是这件道袍就可以卖上上百万,绝对不能错过,念动之间微微一使力就将盖在那具尸体之上的道袍拉到手中,一股檀香味扑面而来,老鼠将那道袍展了展披在了身上,看着那宽大的道袍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老鼠想到一会正趴在那里研究石壁上的玩意的两位兄弟看到自己这幅打扮不知会有什么表情,一脸兴奋的老鼠哪里注意到,当他的注意力放在那件到手的道袍上的时候,躺在石棺之中的那具尸体长着长长的指甲并且黑中泛青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老鼠对着石棺中的尸体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也就没有去管那具尸体了,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的放在了近在咫尺的八块碧玉和那个明珠似的东西上了。

老鼠看着那八块玉石排列的形状不由的嘀咕道:“靠,镶个玉石都那么多的花样,不过我怎么看这图案像个八卦啊!管他呢,反正我只对宝贝感兴趣。”

老鼠垫着脚向着墓顶摸去,浑然没有察觉到身下石棺中发生的恐怖的变化。

只见躺在石棺之中的尸体的手先是一根根的手指颤动,接着接着就是一整只手在动,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道红光在那苍白的眼中闪过,紧闭的嘴咧开,刺眼的两只苍白的泛着寒光的如同犬牙一般的牙齿露了出来。当那具尸体睁开双眼的时候突然墓顶上的那八块碧玉之上一阵光华流转,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光华汇聚到了中心的那只珠子之上,接着那珠子就是射出一团光幕将那具尸体紧紧的罩住。

原本那只珠子和八块碧玉是前人布下的一个阵法,协同那件道家至宝乾坤衣共同的将那只千年僵尸死死的镇压在石棺之中,本来经过千年那个阵法已经将僵尸身上的千年积累的尸气吸取的差不多了,再过一段时间这具僵尸就会因为尸气被吸尽而灰飞烟灭。那件乾坤衣可以将珠子的作用增幅百倍,就像刚才那珠子射出的一道光幕本来应该是射在那盖在僵尸身上的乾坤衣上的阴阳鱼眼处经过乾坤衣的放大作用来镇压僵尸的,可是由于老鼠将那件乾坤衣取下,闻到生人气息得以苏醒的僵尸失去了法衣的镇压自然会恢复行动。

虽然有那珠子射出的光幕笼罩着那具僵尸,可是珠子作为一件宝贝主要作用是吸收和炼化储存那僵尸的尸气,相对来说降妖伏魔的功效就差多了。那具僵尸仿佛顶着巨大的压力,原本平躺在那里的身子,上半身已经变得倾斜起来,双手平伸,露出石棺,两双枯瘦的长着长长的褐色指甲的手指泛着青光,正对着垫着脚的老鼠。

“妈的,真是结实,这是怎么嵌上去的,怎么感觉将本来就和这些青石一体的,真是古怪。”老鼠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抠下一块玉石,拿在手中看着在掌心光华流转的莹莹玉石。

被取下玉石登时整个小阵势被毁去了大半,功效大减,那僵尸似乎轻松了不少身体猛地坐起,正好那两只手插向老鼠的脖子。

一道光芒从老鼠背上的道袍上的太极图中放出,“嗞!”的一声,冒出一道黑烟,那具僵尸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般,双手倏的收回,整个身体又平躺在石棺之内。

而毫无所查的老鼠正将手摸向第二块玉石,正在这个时候古穆和夜枭转过了身子,正看到站在石棺之上披着道袍,垫着脚要抠那玉石的老鼠,而在老鼠的身下的石棺之中则是笔直的竖着一双泛着死光的两双枯瘦笔直的手。

见到这种景象,古穆立刻就喊了一声,身体飞快的向那石棺跑去,因为他已经看出那两只伸出的手分明就是什么邪物的手,而老鼠现在的举动分明就是将镇压邪物的东西给破坏了。

老鼠听到古穆的喊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古穆看去。见古穆飞快的朝自己跑来,老鼠得意的将手中的玉石举起向着古穆炫耀,另一只手则拉着自己身上的道袍正要向古穆炫耀,可是由于道袍太长的原因,道袍的一角正好被他踩住,这么一扯,老鼠的身体晃动起来,加上本来就是站在石棺的厚壁上,这样以来老鼠的身体倒了下来,如果是向外面倒的话还好上一些,最多就是摔一下而已,可是老鼠好死不死的正倒进石棺之中,整个身子重重的砸在那僵尸的怀中,也就在这个时候古穆一下子的跳上石棺,拉着老鼠伸在外面的手猛的一拉,在那双枯瘦的双手将老鼠锁住之前将老鼠堪堪的从那僵尸的怀中拉了出来,一下子的将老鼠摔倒在地上,不过原本被老鼠披在身上的道袍却被那僵尸长长的指甲给挂住整个的又盖在了那僵尸的身体之上,墓顶残存的阵势射出的毫光正射在那道袍之上,一声凄厉的不似人声的刺耳尖叫从那僵尸口中发出,褐色的酸臭的尸气从那僵尸的身上冒出,一具尸体就那么的在石棺之中剧烈的挣扎起来。

那只僵尸的利爪在身上的放着澄澄莹光的道袍之上乱抓,已经凶性大发的僵尸已经不是那残缺的阵势可以抑制的了,虽然经过千年他的尸气已经被吸的所剩无几,可是借着三人的生气,封闭了近千年的古墓之中的死气,飞快的恢复着他的尸气,使他有能力对抗身上的道袍的镇压。

这个时候坐在地上的老鼠望着那石棺之中来回晃动的幽幽的枯瘦的双手,那冒出的褐色的烟雾发出酸臭难闻的气味,和着那如同鬼域一般的凄厉的喊叫声,整个就是一个恐怖的故事,可是老鼠知道他所看到的情景根本就不是什么故事而是真正的存在,并且正在发生的事情。

古穆站在石棺的上方,正位于那僵尸的脚部,所以任是那僵尸如何的挥舞他那森森的双手都接触不到古穆的身体,可是古穆此时脸上布满了焦虑,原来那僵尸身上的道袍已经隐隐的有镇压不住僵尸的趋势,在这种地下十几米的墓室之中,如果这只僵尸失去了镇压的话,古穆已经可以想象出他们三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了。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