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服侍一生

吃过晚饭,古穆和清缘回到自己的小院,一路之上清缘发现古穆似乎有什么心事,不过古穆没有说,聪明的她也没有去问。

回到小院之中,同样是休息之前要去泡一个热水澡,这一次古穆没有那么扭捏,任由清缘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褪去,坐进浴桶之中,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清缘柔滑的小手在自己背上轻搓着,古穆的心中依然向着刚才吃饭的时候自己那突然之间涌起的欲望,晚上对于那些荤腥的菜的欲望似乎一下子的提升了十倍,那种不正常的表现让古穆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就找借口跑了出来,他怕万一自己抵抗不住那欲望,做出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就不好了,一直到回到房间内才将那强的令人感到恐怖的欲望给压了下去,渐渐平复。

古穆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那突然之间出现的欲望来的根本就不平常,就算是自己吃荤菜也不应该会产生那种稀奇的感觉啊。古怪,其中一定有什么古怪。

“少爷,你怎么了,水都快要凉了,我都喊你几遍了,你怎么都没有反应啊?”清缘的声音将古穆从沉思中惊醒。

古穆笑了笑道:“是吗,刚才想一些练武方面的事情,所以走神了,清缘不要见怪啊!”

“清缘不敢,少爷出来吧,再呆下去的话水都要凉了。”清缘道古穆从浴桶之中出来,同样由清缘将身上的水珠擦去,伺候着换上干净的内衣,回到自己的卧室,古穆躺在床上,想了好久都没能搞明白自己那突然之间出现的对荤腥的欲望究竟是怎么回事,看到外面的月牙已经升到了半空,再过几天就到十五了吧,带着这个念头,古穆进入了梦乡,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逼自己去想,总有能弄明白的一天。

早早的起了床,当清缘端着洗脸水进来的时候古穆已经穿上了衣衫,正系着衣衫上的扣子,可是这种布扣可不像他前世所穿的衣衫那样好扣,所以忙了半天一个都没扣上,正好清缘进来,看到古穆那手忙脚乱的模样,不由的将水盆放在边上,嘴角带着一丝的微笑,轻轻的摇了一下螓首,一瞬间的风情,令人为之炫目。

带起一阵香风走到古穆的面前轻声道:“少爷,你怎么自己穿起衣服来了,怎么不等清缘来伺候呢?”一边呵气如兰的说着话,一边用那雪白粉腻的小手将难为了古穆好久的扣子一个个扣好。

古穆闻到那扑面而来的淡淡清香,听到清缘的轻责软语,脸上微微一红道:“我都快成大人了,总不能让你伺候一辈子不是,万一将来你嫁人了,那谁来帮我穿衣服啊!”

听了古穆的话,清缘正整理着古穆衣衫的小手顿了一下,复又继续整理起来,如果不注意的话丝毫察觉不到刚才清缘的小手停顿了那么一小下。微微低着头,凤眸之中闪过一道奇异的表情,开口道:“就算是这样,将来还有少夫人在,少爷以后还有少夫人伺候呢!”

古穆听了苦笑道:“难道我一个大男人就让你们女人伺候一辈子不成,连起码的穿衣服都不让我自己来做,万一哪一天你们不在我身边,那我不是不用起床穿衣了!”

听古穆这么一说,清缘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见到笑颜逐开的清缘,古穆失了失神,却没有发现清缘的小脸被他看的有些晕红起来,幸亏他还记得早上要去练武的事情,所以忙一把拉住清缘的小手,丝毫没有察觉到清缘被他拉住的时候身体僵了一下。

两人赶到演武场的时候,古穆这才发现自己拉着人家小姑娘的小手,稍稍的感到一丝不好意思,要知道男女大妨在这个世界也是影响深远的,不过以两人之间的关系拉拉手也不出格,不动声色的松开清缘的小手,清缘跟在古穆的后面,远远的看到忠伯站在演武场之上,一点气势都没有,就像一个普通的老者一般。

“忠伯,穆儿是不是来晚了?”古穆走到忠伯的身前恭敬的道“不……不晚,你能在这个时候起来,正说明你有那个毅力,修习武功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恒久的毅力才行,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话,你将一事无成,更不要说有什么成就”忠伯笑道,似乎对于古穆能这么早就起来感到很满意。

“多谢忠伯教诲,穆儿记下了”古穆恭敬道“嗯,来,忠伯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将昨天所学的给忘了”

古穆站在那里,每当忠伯指向他身上的一处穴位的时候,古穆立刻就报出那处穴位的名字,一点的犹豫都不带,让忠伯满意非常。忠伯满脸笑意的道:“不错,看来最基本的东西你已经掌握了,现在我就教你御龙诀的第一层内功心法”

古穆激动的点了点头,终于可以修炼武功了,这怎么能不让古穆激动,盘膝坐下,按照忠伯说的,平心静气,忘却一切的杂念,关注己身。

“专心感受我的内息行走的路线,全部记下,对照着第一层的内功心法”忠伯的声音在古穆的身边传来。接着古穆就感到从忠伯按在自己背上的大手之上传来一道热流流转全身,顺着一处处的经脉,以一个有序的方式行走,终于完成了一个周天,古穆已经将那路线牢牢的记下,忠伯不放心又带着走了几遍,这才将放在古穆背上的手收回,看到古穆睁开眼,忠伯道:“怎么样,有没有记下?”

古穆点了点头,忠伯一脸的欣喜道:“那你就自己运行几遍试一试,我在边上给你护法”

古穆闭上双眼,按照忠伯在他体内运行的行功路线慢慢的运转起来,一连运转了几个周天,这才收功,丹田之中已经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了。

睁开双眼,古穆的精神似乎比刚才还要好上许多,看到忠伯关切的望着自己,古穆心中暖暖的,向着忠伯道:“忠伯,我已经可以熟练的运转第一层心法了”

忠伯笑了笑道:“像少爷这样只学几遍就能完全把握其中变化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能不说少爷就是为练武而生的,或许有一天能够到达先祖的那个境界。”

古穆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努力修习的”

忠伯点头道:“第一层虽然简单可是却是整部御龙诀中最为基础的部分,只有将根基扎好方可使以后的修炼不走弯路,所以切不可急躁,忙着修炼下面的功法,只有当你觉得第一层完全扎好根基之后方可继续修习”

古穆对照着那御龙诀的内功心法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本迷迷糊糊觉得一切都那么是是而非的心法突然之间能够看的懂了,也就是所以后只要自己的修为够了,不用忠伯再教导,自己就可以往下修行,不过听了忠伯的话古穆还是点了点头,忠伯是武道高人,那么他的话一定有道理,况且他也知道基础是关键。

“以后不用每天都来这里,你只要好好的修习就行,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问我,等你将第一层修习好,开始修习第二层心法的时候我再教导你武功的招式。”忠伯嘱咐道古穆点了点头。

一个早上就这么的过去,当古穆坐在桌子旁望着桌上的荤腥的饭菜的时候,古穆发现自己的欲望一下子的升腾起来,比昨天还要强,用尽自己的意志力,勉强不失态的吃完饭,落荒而逃,让跟在其身后的清缘奇怪不已。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