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不小心佳人被虏(2)

古敬闻见到从车上走下的孟秋雨,不由的仔细打量起来,见到孟秋雨的容颜之后,古敬闻的眼神突然一收缩,似乎带着不敢相信的神情。不过那道神光只是一闪而逝,除了同样注视古敬闻的孟秋雨之外没有人察觉到。

古泽见父亲盯着孟秋雨看于是开口道:“父亲,这是孟秋雨孟姑娘,一路之上幸亏她和一位前辈相助,不然孩儿和穆儿或许就回不来了”

听到古泽说起孟秋雨的名字,古敬闻的眼神更是一收,健朗的身子微微的一颤,可是神情不变的朝着孟秋雨道:“老朽古敬闻,添为古家家主,多谢孟姑娘相助小儿父子”

孟秋雨雍容华贵的气质尽显无疑,浅浅的一笑道:“古老爷子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古敬闻深深的看了孟秋雨一眼,朝着抱在一起的古穆母子道:“玉贞带着穆儿回府了,有客人在,别让客人见笑”

一行人行进府中,其余的事情均由忠伯打理。

一干人坐在大厅之中,小丫头立刻奉上清茶,这个时候古穆已经心情平复了下来,不过却跟在柳玉贞的身边。

除了孟秋雨一人就没有其他外人,柳玉贞这个时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丈夫,发现古泽似乎极为倦怠,而且神情也没有那种回到家中的喜悦,有些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穆想到孟浅雪的事情,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得古敬闻道:“泽儿,穆儿,你们两人一路赶回想必是极为疲倦,还是先下去梳洗一番,好好歇息,明日将你们边疆之行给我讲一讲,尤其是穆儿大发神威那段,如今陛下都想见识一下我的孙儿呢!”

古穆听了古敬闻的话,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古穆知道他要讲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清楚的,而且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肯定古敬闻能寻人帮他去救孟浅雪。不过让古穆有些惊讶的是听古敬闻的话好像自己在孟秋雨墓中大发神威打杀那些生物的事情连皇上都知道了,可是据他所知古泽写给当今圣上的奏折中根本就没有提到自己的事情,真不明白皇帝怎么会知道。

将目光朝古泽望去,同样古泽见到古穆的目光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古敬闻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中笑道:“你们两人就不要瞎猜了,等明日上朝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你们还是下去好好休息吧!”

古泽与古穆点了点头,还别说除了在那闹鬼的庄园的时候他们还洗过澡,可是后来两三天就一直急着赶路,风尘仆仆听古敬闻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疲倦无比,连带身上都觉得痒痒的。

古敬闻朝着一脸慈爱的看着气质发生巨大变化的古穆的柳玉贞道:“玉贞,你亲自带孟姑娘去客房,吩咐下人好好招待,切莫怠慢了客人”

虽然不知道公公为何如此看重孟秋雨,可是柳玉贞却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朝着孟秋雨点了点头,孟秋雨回以笑容。

几人依次出去,古敬闻的目光再次的落在了跟着柳玉贞出去的孟秋雨的身上,眼神极为奇怪。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古穆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古穆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可是古敬闻当时心中乱成一片,根本无心去听古穆会说些什么,所以才让儿子与孙子下去休息一番,他也好趁此机会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所有的人除了孟秋雨之外恐怕没有人能够知道古敬闻心中的惊涛骇浪,或许就算是孟秋雨也未必能想到她的出现给古敬闻所带来的冲击。

古敬闻待孟秋雨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出客厅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穿过一座座的庭阁,远远的望到一处所在,如果古穆见到的话一定能够认出古敬闻直走的方向正是古家祖祠的所在。

傍晚的时候,仁和王李健的王府前出现一个道人的身影,只见那道人走到王府门前的时候,守在门口的两名家丁似乎认识道人一般,忙一个跑进王府之中,看样子是去禀报主人去了,另一个则是恭敬的将道人迎进王府之中。

那道人正是在城中与古泽一行人分开的一清道人,只是不知道他来到这大汉国唯一的一名宗室王爷的府上做什么。

道人熟门熟路的走进王府,王府之中丝毫没有奢侈的建筑,植有奇花异草,小桥流水颇有一番风韵。就在一清道人从一座小桥之上行过的时候,远远的行来一个四十许的男子,男子身上穿着绣着八爪金龙的紫色长袍,一股王者之气从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文雅的书生意气,使得男子多了一种让人容易接近的气息。他就是大汉国唯一的一名皇亲宗室的王爷,也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被封为仁和王的李健。

男子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朝着一清迎去。行到一清的身前恭敬的向一清道:“前辈大驾光临,本王有失远迎……”

一清一笑道:“王爷又客气了,以浅雪论起,你我平辈相交,哪里来的什么前辈之说”

李健一笑道:“本王不是激动吗,道长带浅雪那孩子一离开就是两年时间,我们夫妇可是想煞那孩子”

一清听了脸上微微一滞道:“王妃和王爷念女心切,一清可以理解,可是……”

李健朝着一清的身后四下张望,笑着对一清道:“浅雪这孩子呢,难不成又和本王藏猫猫不成”

一清见到李健脸上那慈爱的笑容,心中感到一种羞愧,朝着仁和王道:“王爷,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希望你听了不要着急激动”

李健见到一清的神情有些不对,这么一会又没有见到孟浅雪的身影,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在前天晚上王妃陆氏还做了一场噩梦,梦到他们唯一的义女出了什么意外,当时王妃醒来为此大哭一场,他还笑着安慰夫人,可是现在李健的心渐渐的往下沉,莫不是他们的小女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成。不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王爷,深吸一口气道:“道长还请到内院说话,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平心静气的谈。”

一清点了点头,跟在李健的身后走进内院之中,刚走进内院就见到一位身着鹅黄的宫装的端庄妇人立在门口,脸上带着期盼的目光朝着内院入口的方向张望,见到一清和李健的身影出现,眼中露出喜悦的神色。

身边跟着两名俊秀的丫鬟,王妃迎上来朝着一清道:“道长近来可好”说话之间朝着两人身后的方向看,却失望的没有见到女儿的身影。

一清应了一声道:“有劳王妃挂念”

李健急于知道一清要和他说些什么,况且一清要告诉他的话极有可能和女儿孟浅雪有关,于是对王妃道:“有什么话等一会再说,先请道长进客厅”

三人走进客厅之中,闻着面前散发着清香的热茶,一清整理了一下思维,在两人的期盼之中缓缓的将他带着孟浅雪游历天下的事情说了出来,尤其是在说到和古泽父子斗僵尸,战恶道,最后孟浅雪被鬼王掳去的时候,王妃那一直悬着的心猛然之间听到这种晴天霹雳,立刻觉得天旋地转,悲呼一声昏倒了过去,幸亏王爷李健见识得快一把将王妃扶住。

一清道人忙为王妃把了把脉搏道:“王爷不用担心,王妃只是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而已,休息一下就好”

李健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在听到孟浅雪落入鬼类手中之后,自己的夫人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对他打击也太大了点。招来两个丫头让她们扶着王妃下去休息,好生照顾。

李健将一口热茶喝下,静了静心朝着一清道:“道长,我们快些将浅雪救出来,她在那些鬼类手中多呆一天,我这心就一天放不下”

一清道人苦笑道:“浅雪是我的弟子,我也想将其救出,可是由于和那恶道相斗,我受伤颇重,如今根本就无法出手相救,而那鬼王就是看出这一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将浅雪掳走。”

听了一清的话,李健脸上满是着急的神色道:“那如何是好”李健来回的在房间之中走动起来,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之间李健停下脚步道:“道长,要不我请皇兄派遣御林军将那座坟墓给扒了”

一清摇了摇头道:“王爷,此举万万不妥,那些鬼类乃是无形之体,就算是白日毁了那坟墓,可是也未必能救出浅雪,反而会招致那些鬼类的报复,甚至会危及到浅雪的安危。”

李健听了急道:“那……那又如何是好呢?”

一清想了想道:“如今我们只能请修道之人出手来对付那些鬼类”

李健立刻道:“是啊,本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皇宫之中的一位供奉和本王交情极好,他就是修道之人,本王可以请他相助。”

一清道:“王爷,那鬼王一身的修为厉害非常,加上手中又有两件邪道的至宝,等闲之人根本就不是其对手,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厉害的帮手,又有一众的鬼卒”

李健听了道:“道长如果有主意,需要本王做些什么就请直说”

一清听了笑了笑道:“王爷,您大可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办法,而且根本就不用王爷做什么”

李健听了疑惑的望着一清。

一清笑道:“王爷,难道你不觉得古穆这个名字熟悉吗?”

李健微微一愣喃喃道:“古穆?……难道是古家的小少爷不成!”

一清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有古家的关系在,王爷大可不必担心浅雪的安全,相信明日王爷去古府的话,古相爷一定会给王爷一个说法的,毕竟浅雪的事情和古泽父子有关,古穆那小子已经和我说过他会请古敬闻处理此事的”

李健听了,脸上的担忧的神色消去不少,点了点头道:“既然有古家的人牵扯其中那就不用我们烦心了,虽然我大汉立国五百多年了,可是如果说和修道之人的交情方面,恐怕就是皇室也未必及得上古家有面子,毕竟古家的老祖宗……”李健的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毕竟是皇亲国戚,对于一些秘闻他还是隐约的知道一些的。

心中的担忧大消,李健立刻想到一清道人还身受重伤忙道:“道长,你既然有伤在身,我这就给你安排一间静室让你打坐疗伤”

一清点了点头道:“多谢王爷关心,静室不用准备了,就用浅雪以前的那间静室吧!”

李健点头道:“那间静室王妃一直派人打扫,我这就着人带道长前去”

古敬闻走进古家的祖祠之中,可是转眼之间就失去了古敬闻的踪影,宗祠之中寂静一片除了摆放在那里的灵位竟然没有古敬闻的身影。显得十分的古怪,可是没有多长时间古敬闻却又从宗祠之中走出,眼神一片平静,不知在那宗祠之中做了些什么。

古穆舒适的泡在热水之中,这是一个宽大的浴池,还是古穆临走的时候吩咐下人专门给他修建的,毕竟前世习惯了在浴池中洗澡,在这里却要在那浴桶之中洗,让古穆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反正修一个浴池对于古家来说再简单不过,所以在古穆的要求下,古穆的小院的一间房就被改成了浴室,不过由于当时随着古泽前去边疆,浴室没有建好就离开了。

回到这里古穆见到修好的浴室立刻就让下人注上热水,连清缘站在身边都没顾及就脱下了衣服跳进浴池之中,舒服的泡在里面。

一阵水波荡漾让闭着眼享受的古穆睁开双眼,可是所看到的景象差点让古穆流出鼻血来。

只见清缘俏脸晕红,上身只有一件雪白的肚兜,可是那肚兜却被池水打湿紧紧的贴在那晶莹的肌肤之上,两点凸起微微在那水波之中隐现,清澈的水下是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一头的青丝披散肩头,配上那绝美的容颜,虽显一丝稚气,可是却是水灵灵的一绝色美人。那动人的风情如何不让人为之痴迷。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