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背上美人撒丫子就跑啊!

着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原本阴暗的树林竟然变得明亮起来,一个巨大的空地出现在古穆的面前,生长在那里的参天古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两团光影正斗在一起。

巨大的能量波动让古穆明白双方的打斗有多么的激烈,而且和鬼王斗在一起的云鹤真人恐怕是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头上梳的道髻被打散,身上的道袍也是破损的厉害,手上只剩下一件仙剑四处躲闪着鬼王手中的两件阴毒无比的法宝。

聚阴幡如同一条孽龙一般,带起一道道的阴风卷向云鹤真人,而漂浮在武列头顶的阴阳镜则是不停的旋转,不时的射出一道死寂的光华,往往使得云鹤真人手忙脚乱。

而普光禅师则比之云鹤真人好上许多,周身悬浮着十八颗舍利子,散发着祥和的佛光,隐隐的有梵音传出,朱刘两大鬼将虽然顾忌那佛光,可是并不害怕,死死的拖住普光禅师不让其援手岌岌可危的云鹤真人。

古穆背着孟浅雪缓缓的朝着外面行去,不是他不想去帮助两人,可是自己有多大能耐,自己十分的清楚,如果没有孟浅雪的话,或许还能仗着昆吾剑的威力帮上一点忙,但是现在孟浅雪人事不省,而云鹤真人和普光禅师看样子还能撑下去,不趁现在离开,还等什么时候。

就在古穆缓缓退出的时候,场中形式大变,鬼王似乎一直在戏耍云鹤真人一般,而此时却要动真格的,突然之间悬浮在空中的阴阳镜竟然飞快的转动起来,原本光滑的镜面竟然荡漾起点点的涟漪,慢慢的仿佛出现一个黑洞,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那黑洞之中发出,原本浮在铜镜边缘的那些上古凶兽的图案,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在镜面之上浮动起来。

一种勾魂摄魄的声音从那镜面之上的黑洞之中冒出,就算是离的那么远的古穆听到那声音都感到一阵心神不安,魂魄好像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的牵引一般,古穆立刻默念心诀将跳动不已的心平复下来。

云鹤真人和武列一场恶战,法宝折损不说,就连一身的修为也损失不少,可以说是受创颇重,突然之间见到阴阳镜出现的异状,云鹤真人惊呼一声:“无间地狱!”喊出那声之后身影立刻极速后退,试图离开阴阳镜那强大的引力。

武列脸上露出阴森的笑意道:“老道士,不错啊,竟然知道无间地狱,那么今天就让你尝一下这无间地狱的厉害,哈哈……”

这个时候原本一直缠着普光禅师的朱刘两大鬼将竟然放弃了普光禅师,闪身到武列的身后。

普光禅师虽然无法脱离两鬼将的纠缠,可是场中的变化他却一直的看在眼中,见到武列竟然使出阴阳镜所带的无间地狱,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也显出惊色,要知道阴阳镜之所以如此的出名不光是它本身是大魔神的随身法宝,更重要的是阴阳镜所能施展出来的几种强大无比的法术。

“无间地狱”是修道人给阴阳镜的一种法术所起的称号,因为这种法术能够将人的魂魄拘禁在阴阳镜之中,饱尝其中如同十八层地狱一般的折磨,可谓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极为歹毒,一直为人所忌讳,而这个时候鬼王竟然使出无间地狱如何不让普光禅师色变,云鹤真人惊呼。

和普光禅师汇合到一处,云鹤真人一边抵抗者那越来越强的引力,一边笑着对普光禅师道:“老和尚,这次我们可是亏的大了,如果能回去的话一定要找古家的那个小家伙说点什么”

普光禅师笑道:“还是逃过这一劫再说吧,你伤势颇重,我护着你离开,只是不知道古家小子出来没有”

云鹤真人道:“我感应一下,他要是出来了的话我能感应到我那隐身符咒的气息”

普光禅师点了点头,原本漂浮在周身的十八颗舍利立刻飘在两人的身前,佛光大盛,一时间梵音大作,竟然将那阴阳镜所发出的摄魂魔音给压了下去,连引力也消弱不少。

云鹤真人睁开眼朝着普光禅师道:“老和尚,我们可以跑路了,那小子现在正在这树林的边缘呢,一会冲出去带上他立刻回京”

普光禅师一脸肃穆,点了点头,面上做慈悲之色,嘴角露出一丝的笑意,绚烂无比,有若佛祖拈花一笑,手中打出佛印朝着身前的十八颗舍利一指。

那十八颗舍利立刻朝着空中的阴阳镜投去,强大的引力被那舍利所挡,云鹤真人立刻飞身离开,远远的听到普光禅师大喝一声:“裂!”接着一股巨大的响声传来,原本就毁去不少的参天古木在这十八颗舍利爆炸所产生的能量的冲击下又消失不少。

普光禅师不惜将佛宝毁去以抵抗阴阳镜,虽然可惜不舍那法宝,不过十八颗舍利佛珠也算是发挥了它的功效,在那蕴含着强大的佛气的能量冲击下,原本散发这莹莹黑光的阴阳镜在空中一晃,陡然之间缩小,从空中跌落,而武列则是身体巨震,由能量聚集而成的犹若实质的身体一阵荡漾,差点有散体的迹象,要知道他是冒着被反噬的危险才用出无间地狱的,现在被普光禅师如此的一击,自然是元气大伤。

普光同样也不好过,毕竟那十八颗舍利几乎就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如今被舍去,就像是从身体之上割下一块肉一般,脸上闪过一丝晕红,受了不轻的伤势。袈裟一展,普光禅师在两大鬼将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闪身离开。

朱刘两大鬼将被突然之间的变故所惊呆,见到武列身体一阵摇晃,忙一把扶住道:“王爷,你要不要紧?”

这么一会功夫武列已经将伤势稳定住,将暗淡无光的阴阳镜拿在手中,见到四周狼籍一片,尤其是自己的墓穴更是被那最后的爆炸给波及到,虽然有禁法保护,可是却也被毁去一角,眼中闪过刻骨的仇恨神色盯着普光禅师离开的方向,阴森的道:“毁了本王的基业,伤了本王的法宝,本王绝不罢休”

朱鬼将闻言开口道:“王爷,那两人也受了颇重的伤势,要不要属下……”

武列将手举了起来道:“不用,你们两人未必能将他们给抓回来,即便是他们受了伤,还是等本王养好伤”

朱鬼将道:“王爷说的是”

武列看了看手中暗淡的阴阳镜,眼中闪过一丝的狠色道:“你们吩咐下去,在三日之内给我在附近抓九名资质绝佳的处子,我要用她们的鲜血修复解开阴阳镜的封印。”

刘鬼将和朱鬼将对视一眼,虽然觉得武列的手段邪恶了点,可是一看到四周的一片狼籍,心中怒火狂升,他们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立刻点了点头。

待三人回到墓穴之中不久,树林之中多出来的那快空地之上的那片空地之上,渐渐的出现一个身穿鹅黄色宫装的女子,只是她背对着空中的太阳,周围的参天古穆投下的树影使得她的面容看的极不清晰。不过只看那绰约的身姿和不凡的脱尘气质就能断定女子不是一般人。

女子看了看那高大的坟墓轻轻的叹了口气,极为动听的声音从口中流出道:“一念为善,一念为恶,何苦来哉!”

身形渐渐的淡去,来的神秘去的也是飘逸,只是不知这女子究竟是何身份。

古穆此时已经显出身形,背上背着孟浅雪娇俏的身体,远远的听到一声巨响,接着就见到云鹤真人凌空飞来,不过却显得狼狈了些。

待云鹤真人落下,古穆忙道:“前辈有没有受伤”

云鹤真人虽然有伤在身,可是却不愿失了脸面笑道:“无妨,无妨,不过那鬼王倒也厉害,他占了法宝的便宜,不然本道不会这么狼狈”

古穆听了点头道:“前辈所言甚是,如果前辈手中能有与那法宝相抗的法宝的话,鹿死谁手还是未知呢”

这话听得云鹤真人心中一阵的舒坦,见到古穆背着一个女子,不由的笑道:“这位姑娘可否就是我们要救的孟小姑娘。”

古穆点了点头,正要让云鹤真人看一下孟浅雪为何会昏迷不醒,却见一道佛光朝他们投来,显出身形正是脸色惨白的普光禅师。

古穆见了大惊忙道:“大师……”

普光禅师微微一笑,一把将古穆拉到袈裟之上,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京城投去。

古穆站在袈裟之上,只感到劲风扑面,茫茫云海在脚下一闪而过。古穆见普光禅师用法力支撑着袈裟飞行,也没有去问最后他和那鬼王究竟如何,反正他们此行救出孟浅雪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进入到京城的地界,普光禅师驾驭着袈裟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落下,古穆向普光禅师道:“大师,您看孟姑娘这是怎么了,我救她出来的时候她就一直昏迷不醒,而且脉搏也十分的微弱。”

普光禅师将手搭在孟浅雪的小手之上,仔细的切了一下脉,脸上闪过一丝的异色,缓缓的将手离开。古穆见了忙道:“大师,孟姑娘怎么样?”

普光禅师笑道:“没事,孟姑娘因为失血过多,体内精气神大量流失,不知何人在其身上下了一门独特的手法,这门手法可以让她在昏睡之中,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折损的精气神,这门手法相传只有隐阁的念君仙子会使,不知怎么会出现在孟姑娘的身上,不过孟姑娘还真是万幸,如果没有这门手法相助的话,就算是她以后能够醒来,可是体内的精气神的损耗却再也补不回来,不仅道基被毁,就连寿元恐怕也会大损。”

听着普光禅师的话,古穆还真的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孟浅雪竟然这么危险,可以想象的出,定然是那鬼王用了什么邪恶的方法迫出了孟浅雪的精气神,不然一个修道之人定然不会衰弱到那种程度。一想到言而无信的鬼王,古穆脸上露出怒色,愤声道:“那恶鬼,我定然不放过他”

普光禅师和云鹤真人听了,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不过古穆却没有见到。

云鹤真人笑道:“古小少爷赶快带孟姑娘回府吧,老道我也该回我的道观去了”

“贫僧也要回寺院了!”普光禅师也跟着道古穆忙道:“两位前辈助晚辈救出孟姑娘,正好和我一同回去,也好让我向两位前辈道谢”

云鹤真人笑道:“化外之人,何须那些俗礼,我观那鬼王定然不会罢休,古公子要小心一些”

古穆道:“多谢前辈关心,古穆记下了”

远远的看着两人的身影离开,古穆背着孟浅雪走了出来,让古穆发愁的是他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一个身着贵族服饰的少年背着一个昏迷的女子站在那里显得惹眼无比,路上的行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古穆,让古穆感到一丝的不自然。可是又不能将孟浅雪放下。四下打量了半天,可是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府。

正迷茫间,古穆感到一只手朝自己的肩膀拍来,古穆虽然背着孟浅雪,可是那灵敏的灵觉依然存在,猛地一个闪身,身体微微一撞,只听得一声带着童稚的声音传来。

“你这人,干嘛撞我”

古穆转过身去,正看到一个比自己小上两三岁的少年正在两个人的掺扶下站起来,一脸的埋怨的看着自己。而扶起那少年的两个人则是一脸的戒备的盯着自己。

“高手!”古穆感应到两人锁定自己的气势,心中暗赞一声,虽然已经开始修真的古穆不将这两人放在眼中,可是在世俗界中,这两人绝对算是一流的高手了,较之自己的父亲也只是弱那么一筹而已,不知这少年是什么身份,身边竟然有如此的高手。

心中电转,不过神色不动开口道:“我撞你,这就要问你为何要拍我了”

那少年开口道:“我不过是见你奇怪的站在这里半天,想要和你打声招呼而已,谁知道你竟然让我摔了一下。”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