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调虎离山

心中一动,在古穆的眼中一条绿色的细线从那偷天果树之上缓缓的飘出,朝着营地之外飘去。

躲在暗处的主持这一切的一个相貌猥琐的人,手中正持着一面令旗,一个漆黑的鬼头绣在那面旗上,小旗迎风招展轻轻的展动,突然之间那小旗之上的黑色的骷髅头中闪过一道惨绿色的光芒,那人脸色巨变,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在他身边的一个人见了忙道:“囊天道,你怎么了?”

其中一个脖颈之上正挂着一串骨质项链正是曾经役使无数骷髅的役尸大王,他惊讶的朝那人道:“囊天道,你不要紧吧”

囊天道吸了一口气道:“不知道是何人竟然在瞬间将我放出的几百恶鬼全部消灭,那些可是我摄魂旗中最厉害的魂魄了,陡然之间失去它们,我被牵动气机,已然受了重伤。”

役尸大王道:“不会是刚才发出啸声的那个人吧,在四周的那四名供奉不是被我们的人给引开了吗,营地之中就算是还有一个供奉,可是也不可能瞬间就将数百厉魄给消灭啊!”

其他几个人也是点头。

突然之间只见囊天道脸色巨变,一只手若刀一般劈下,一团血雾爆开,囊天道的一只手臂已经被其凭空砍断。

那些人都被囊天道的举动给搞得懵了,难道囊天道被刺激的头脑不清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用如此的自残身体啊!干什么不好非要这么血淋淋将手臂给砍下,难道是向他们显示自己的勇气不成。

役尸大王朝囊天道叫道:“我说老家伙,你这是做什么,干嘛将自己的手臂给砍掉,难道你还能再长出来不成?”

囊天道苦笑道:“你以为我愿意将自己的手给砍下来啊,我闲着没事了砍自己的手,你们看我那只手现在变成什么了!”

听了囊天道的话,诸人将目光转向地上的那只原本血淋淋的手,可是地面之上哪里还有什么手啊,分明就是一个如同干瘪的木头一般,如果不是看那形状还像一只手的话恐怕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刚才那血淋淋的断臂会变成这样。

众人心中一阵的发寒,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法术竟然瞬间就将那血肉中的精华全部吸取,如果囊天道刚才不是当机立断的砍断手臂以手臂代替的话,恐怕现在他整个人都会化作一个木乃伊。

囊天道见到诸人色变的面孔,沉声道:“想不到对方的队伍之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位高人存在,我们走,如果那人再来一下的话,如果那无形气劲钻进我脑袋的话,我可没有勇气将自己的脑袋给砍下。”

这些人听了囊天道的话,立刻打了个寒颤,跟着如同鬼魅一般消失无踪。

古穆只感到手中的偷天果树光华流转,接着那道绿线收回,那发出绿线的叶片似乎又变得绿了一些。

古穆知道那躲在暗处的人一定吃了暗亏,因为他心中的那种不暗的感觉已经消失,这就说明对方已经离开。

古穆手上一闪,那偷天果树已经再次的进入道古穆的丹田之中,慢慢的经元婴炼化着。

躲在帐篷之中或是缩在角落中的那些侍卫士兵,文武官员们,见到那些凶恶的鬼怪被古穆手上的一棵小树瞬间消灭,都好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呆呆的望着古穆。

不过韩文起毕竟不是一般人,见识和阅历不是其他人可比,很快的清醒过来,朝着古穆道:“小公爷大展神威消灭这些恶鬼,救大家于危难,真是感激不尽。”

听韩文起这么一说,所有的人这才清醒过来,许多人看古穆的目光都变得火热起来,似乎古穆就像是神仙一般,让古穆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古穆忙道:“诸位不用将我想的多么厉害,刚才大家见到的不过是一些幻术而已,想必变魔术大家都见过吧,我说这些恶鬼其实是有人故意施展的幻术来扰乱我们的心神的,大家也都见到了那些恶鬼看上去虽然凶恶,可是却奇怪的没有伤害一个人是不是,如果那些恶鬼是真的话,恐怕大家都不会呆着这里,已经到了幽冥地府了!”

听古穆这么一说,众人想到刚才那些恶鬼的确是没有伤害一个人,顿时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起来,既然是幻术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啊,一会之间原本人心惶惶的使团被古穆的几句话又重新鼓舞起了志气,韩文起在一边没有言语,捋着胡须,心中不由的暗赞,不愧是古家的人,聪明机智,而且极能审时度势,在把握人心上就算是他都为之叹服。

见到众人的心都安定了下来,古穆朝着边上的韩文起使了个眼色,韩文起见了立刻就知道古穆的用意,朝着众人道:“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一场虚惊而已,该守夜的还去守夜,明天还要赶路。”

待众人散去,古穆朝韩文起道:“韩大人,那四位供奉呢,怎么让这些恶鬼堂而皇之的在我们的营地之中嚣张横行。幸亏这些恶鬼没有什么攻击性,不然这满营的人连牙缝都不够它们填的”

韩文起无奈的道:“本官也没办法啊,半夜的时候本官睡梦中被一位供奉给喊醒,他们已经朝着几个黑影追过去了,就在他们离开不久,立刻就有上百只恐怖的鬼怪出现在营地之中,幸亏太子的帐篷中有一位供奉守护,幸得无事。”

古穆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调虎离山之计啊!”

韩文起道:“的确是调虎离山,看来对方将我们摸得很清楚,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不是小公爷出乎他们意料的突然出现的话,恐怕还真的让他们达到目的了呢!”

古穆道:“那些躲在暗处指挥恶鬼的人已经被我给吓退,今夜应该无事,我去看一下几位供奉为何还没回来,这里就交由韩大人照看了”

韩文起刚想阻拦,可是古穆的身影一闪几个跳跃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古穆离开营地,身体轻灵的在树林之间穿行,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飞鸟一般腾挪穿越,神念锁定一处剧烈的波动的地方,古穆知道定然是有人在交手。

密林之中,一名僧人正是四名供奉中的普渡大师,普渡大师脸上一脸的笑意,而在其对面的却是当初出言讽刺武列的食心尊者,只见食心尊者手中拿着一根黑漆漆的哭丧棒,一身的黑衣就像是黑无常一般。

食心尊者将普渡大师引出朝着其阴笑道:“老秃驴,你还笑,我最讨厌有人对着我笑了,我要你哭都来不及。”

普渡大师闻言面色转悲道:“阿弥陀佛,哭哭笑笑不过是皮肉之相而已,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食心尊者一棒挥出,带起凛冽的风声,口中叫道:“老子如果成了佛,那天下间不全都成了佛陀了吗,正好今天我还没有食一颗心,什么心都吃过还没有吃过得道高僧的心,今天你也学佛祖割肉救鹰,将心让我尝一尝如何?”

普渡大师轻轻的后退,躲过那一棒,双手合十道:“既然施主想食老衲的心,老衲赠与施主便是”

食心尊者呆呆的王和普渡大师,颤声道:“你说什么,你将心赠给我?”

普渡大师脸上洋溢着动人的笑容,如同佛祖一般慈和,普渡大师缓缓的将手插进自己的心间,在食心尊者的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将一颗鲜红跳动的心托在手心送到食心尊者的面前,而普渡大师脸上的笑容似乎更加的灿烂。

在古穆离开不久,一道身影出乎意料的闪进营地之中,只见那人身上穿着一身白衣,俊俏无比,可是眼中却山河淫邪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派人物,而此人正是那阴阳公子。

他自从在暗处见了清缘一眼之后就对其念念不忘,这次偷偷的跟出来就是想趁乱将清缘掳去,可是在见到古穆手持一棵晶莹小树就将囊天道的邪法破去,数百的厉鬼化为虚无,心中大惊,想要离去,可是却见到古穆与人低语几句就离开了营地,显然是去寻那被引走的供奉去了。

见此阴阳公子如何不暗道天助我也,摸进营地之中,稍微探查一番就找到清缘所在的帐篷,嘴角挂着一丝淫邪的笑意行到帐篷之前,轻轻的撩开帐篷的帘布,一闪身钻了进去。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