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白衣佳人,共济一筏

第一百一十二章白衣佳人,共济一筏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的响声和频繁的法力波动,站在洞口之前的古穆与秦宁两人相视一笑,伸手一招,昆吾仙剑化作一道闪电没入古穆的体内。

而秦宁手中的织云旗也是在转眼之间不知被秦宁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古穆见到远处的电闪雷鸣朝秦宁道:“秦姑娘,你先回洞中,我在这周围布上一个隐形匿迹的法术将这洞府与我们的气息隐藏起来,不然以这些凶手的能力难保我们不会被发现”

秦宁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你要小心一些”

古穆笑了笑,看着秦宁走进洞中,从古冶生传给他的仙术中参悟来的阵法中选出威力最浩大的一种阵法,飞快的布好,将洞口给隐藏了起来。

两人在洞中躲了起来,两三天的时间,那些凶兽在山谷中寻不到两人的气息,这才一一离开。

这两三天中,古穆和秦宁在洞中除了打坐修行就是打坐修行,两人的体内的偷天果的药性完全的被两人给吸收,修为又隐隐的进了一步。

秦宁睁开双眼见到古穆正盯着自己看,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的从定中醒来就发现古穆盯着自己失神了,心中有那么一丝的不自在,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古穆见秦宁醒来也将目光收回。脑海中满是秦宁盘膝打坐的时候所显出来的那种超脱世俗的仙子之态,每多看一次古穆心中的失落总会多那么一分。

秦宁不知道古穆心中想些什么,只是觉得古穆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古怪而已,也没有放在心上。看了看洞外,秦宁朝古穆道:“古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在这里有几天了?”

古穆想了想道:“差不多有两三天了吧”

秦宁点了点头道:“也不知道外面的那些凶兽离开没有?”

古穆道:“前两天外面还有动静,不过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了,估计那些凶兽也应该离开了。我们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古穆将摆在洞口的阵法撤去,走出山洞,两人缓缓的将神念放出去,方圆数十里内除了一些小的生物根本就没有了那些凶兽的气息显然那些凶兽已经离开了。

收回神念,古穆笑着朝秦宁道:“秦姑娘,看来这次安全了,那些凶兽已经全部离开了”

秦宁点头道:“是啊,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出现那么的凶兽”

古穆笑道:“谁知道呢,或许是我们两个人的魅力太大了吧”

听了古穆的话,秦宁不由的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的笑意。

古穆微微一呆,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朝着那瀑布的方向跑过去。

秦宁不知道古穆跑向那里做什么,跟在古穆的身后。

来到瀑布的时候,秦宁见到古穆正满脸喜色的将那些凶兽的皮毛从那尸骨之上扒下来。

秦宁行到古穆的身边道:“你取这些毛皮做什么?“古穆将一块不知道什么怪兽的毛皮从那怪兽缩成一团的身体之上扒下来道:“这些怪兽可都是极其厉害的凶兽,在世俗之中根本就见不到,它们的毛皮自然是珍贵之物,不说其他就是这毛皮的结实成都,如果做成护甲穿在身上的话,恐怕就算是一般的仙器也未必能伤到我们。可惜了这些凶兽的一身的根骨中的精华竟然被吸干,不然这些凶兽的骨骼定然是炼器的好材料。”

听古穆这么一说,秦宁眼中泛起神采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啊”

古穆见秦宁蹲下身子忙道:“秦姑娘你做什么啊?”

秦宁道:“帮你将这些毛皮给扒下来啊”

古穆一听古怪的看了秦宁一眼笑道:“让一个仙子去做这种事情可不太合适,秦姑娘如果无事可作的话还不如将姑娘的衣服去清洗一番”

秦宁这才发现自己一身的雪白的宫装之上却沾满了尘土,惊呼一声,一个闪身朝着远处传来轰隆隆的水声的瀑布跑去。

身形猛然停了一下朝着古穆喊道:“我去清洗一番,你……你可不许过来”

“啊!”古穆惊讶的看着脸上闪过一丝晕红,朝着那瀑布飞去的秦宁,长声道:“姑娘放心,我还算得上一个君子,不会做那些下三烂的事情的”

没有听到秦宁的声音,古穆在那里剥下那些怪兽的皮,可是脑海中却不由的想起前几天他进到山洞之间所看到的秦宁那完美的娇躯,尤其是现在离他几百米以外的地方秦宁一定在沐浴,想到那种场景,古穆身体之中泛起一丝欲前往那里一窥的念头。

啪的一声,古穆猛地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心中默念静心咒,费了浩大精力这才将那股熟悉的欲望给强压了下去。

古穆露出一丝的苦笑,这才几天的时间,自己体内竟然又出现那种欲望,原本以为已经消失不见,可是这个时候却再次的出现。

古穆已经知道这种情形定然是和自己几天没有经历女人所致,看来自己需要早些离开这里,不然随着自己体内欲望的积累总有一天会对秦宁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飞快的将那些怪兽的毛皮扒下来,看到几十张完整的凶兽的毛皮,五颜六色毛茸茸的,将腰间的小布袋取下来,一一的将那些毛皮放在小布袋之中收藏起来。

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古穆猛然之间转过身来,一个清丽的如同瑶池仙子一般的女子正脸上带着笑意的站在自己的身后,正是沐浴归来的秦宁。

一身雪白的宫装罩在那钟天地之灵气凝聚而成的仙体之上,柔顺的青丝带着湿意,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香酥。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晴。整个人就像是圣洁的白莲一般。

见到古穆看着自己呆呆的模样,秦宁开口道:“古穆,你将这些怪兽的毛皮收拢起来了吗?”

古穆清醒过来,朝着秦宁晃了一下手中的小布袋道:“都在这法宝里了”

秦宁道:“这样就好,我们下午就离开这里吧,难保不会有什么凶兽再过来,到时候我们可就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古穆点了点头。

一望无垠的海面,平静无波,海岸之上,两人正站在一块大青石之上,一个巨大的竹筏飘在海面之上。

古穆的手上提着一包用兽皮包裹起来的野果,朝着身边风姿娟秀的秦宁道:“秦姑娘,我们走吧,竹筏已经放到水中了”

秦宁应声而起朝着水面落去,当落到水面之上的时候,纤足在那水面之上轻点,宛若凌波仙子一般的落在竹筏之上。

古穆一声叫好,也学着秦宁从水面飘过,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落在竹筏之上的时候,竹筏猛地一摇晃,秦宁的身体一阵晃动。

“小心”

秦宁将身体站定朝着穆道:“无妨,只是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古穆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木筏之上笑道:“是这样啊,我们这就走吧”

秦宁点了点头。

古穆在竹筏之上做了一个法诀,正准备驱动木筏向前滑行,可是一连几下,那木筏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宁见古穆接连的结成法诀,但是脚下的木筏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于是纤手在空中结出玄妙的法诀,可是令秦宁惊讶的是他根本就无法使出法术来。

见到秦宁脸上的惊讶,古穆朝秦宁道:“秦姑娘,难道你也无法施展法术不成?”

秦宁点了点头道:“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无法调动真元”

古穆一个跃身,在水面轻点,翻身落在岸边,手中法诀轻招,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落在水面之上。

古穆朝着秦宁喊道:“秦姑娘,我在这岸上可以施展法诀”

落在木筏之上,古穆见到秦宁眉头紧锁没有去打扰秦宁只是想着如何其中的古怪。

秦宁突然之间开口道:“我知道了,定是这极海的缘故”

古穆听了道:“姑娘是说我们施展不出法术是因为这极海的缘故”

秦宁点了点头道:“除非是这个原因,不然我真的想不出还会有其他的原因”

古穆道:“可是那邪月道人又是如何将我们送到这里来的呢?”

秦宁想了一下道:“我想只能是你我二人的修为太差的缘故,所以不能挣脱这极海的束缚”

古穆道:“看来我们只能施展最基本的内功来推动这木筏前进了”

秦宁道:“也只能如此了,可是我们恐怕需要一段时日才能渡过这极海了”

一抹夕阳下,一个木筏,秦宁立在木筏之上,而古穆则是站在木筏的尾端,不时的朝着水面劈出掌力。木筏飞快的在平静的水面之上滑动着。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才模糊的看不到那荒原大陆,秦宁见古穆额头有汗珠浸出知道古穆一下午的时间耗费了不少的功力于是朝古穆道:“古穆,天色晚了,你歇一下吧!”

古穆点头行到秦宁的身边,木筏缓缓的漂浮在水面之上,望着落霞的余辉在水面之上铺出一道美丽的景象。

秦宁望着那水面映出的红霞,痴痴的道:“真的好美啊!”

古穆则是盯着秦宁美丽的容颜,口中喃喃道:“是啊,真的好美”

就在这个时候木筏突然之间剧烈的起伏起来,一道暗流涌出,那木筏竟然生生的被那暗流给打翻,而没有反应过来的两人只是微微一愣就落到水中。

无法施展出法术,两人只能浸在水中,可是暗流涌动之间不熟水性的两人被一道暗流卷住,古穆只感到一阵天璇地转,下意识的朝身边一抓,似乎抓住了秦宁,眼前一黑被那激流给冲的昏了过去。

海面之上静悄悄的,木筏轻轻的飘着,落霞依然烧红半边天,可是却没有古穆和秦宁的身影。

这是一片深幽的海域,几条鱼儿悠闲的从一株株的奇异的水草之间游过,吐出一串串的水泡。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