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清缘沐浴,黑衣夜行

在一番客套之后,心情低落的楚征向李涉请辞,一副小大人模样的李涉在韩文起的陪同下亲自将楚征送出衡雨院。

望着楚征登上马车离开,李涉与韩文起朝院内行去。

回到客厅的时候,客厅之中却正坐着清缘。

似乎对于清缘出现在那里一点都不惊讶,李涉朝着清缘道:“清缘姐姐,你出来了!”

清缘朝着李涉笑了笑,应声道:“听说楚国太子要来拜访,我家少爷不在我自然要出来见识一番。”

李涉坐在正中位子上,韩文起听了清缘的话道:“清缘姑娘方才应该见到那楚太子了,这人似乎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优秀啊,你看刚才他竟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而且露出对我们太子轻视的表情,简直不像是一国太子应该有的修养和表象啊!”

清缘淡淡的笑了笑道:“韩大人观察的倒是细致,只是依清缘所见,韩大人此言差矣,传闻楚献帝的圣明并不在我大汉文宗之下,试想一个圣明的国君所选的未来国家的继承人又怎么会犯下如此的错误”

韩文起负责礼部事物平时接触的就是大陆各国的王室的一些事情,对于楚太子楚征也算是有所了解,传闻中楚太子可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才,从小就才华横溢,深得楚献帝宠爱,不然也不会在众多的兄弟之中脱颖而出被立为太子。

这个时候听清缘这么一说也觉得楚太子的表现有些古怪,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听姑娘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不知道清缘姑娘认为今天楚太子的古怪的表现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清缘摇了摇头道:“清缘看不透,也不明了,少爷不在,一切的事物还都要韩大人主持打理,如果有用得到清缘的地方,韩大人尽请直言”

韩文起点了点头。

楚太子回到皇宫之中去御书房回复了皇命,心情低沉的回到太子宫。

一群的宫女迎了上来,这些宫女容貌也算清丽,如果放在民间也算的上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可是现在看在楚征的眼中就像是看见一群的庸脂俗粉一般,心情郁闷的他不由的大发火气冲着那些宫女喊道:“滚开,不要烦本太子”

那些宫女哪里想到平时一向和蔼的对待他们的太子会突然之间大发雷霆,一个个的吓得战战兢兢的退了下去。

这个时候侍奉在边上的一个中年太监,见到楚征大发雷霆,宣泄无名之火,嘴角露出一丝的笑意走到楚征的身边向楚征道:“奴婢见过太子殿下”

楚征刚才发泄了一下,心中的郁闷好了许多,见到那太监,挥了挥手道:“贾公公啊!什么事情啊?”

那贾公公脸上带着献媚的笑意道:“奴婢见太子不开心,不知是何人如此之大胆竟敢给殿下气受,奴婢这就将其抓来让太子将其鞭笞一顿,以泄火气”

楚征听了,愣了一下道:“本太子并不是受了什么人的气”

那贾公公听了立刻道:“难道和大汉使团里的人有关?”

楚征一听惊讶的盯着贾公公看了一会这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贾公公一听,心中一阵的喜悦道:“回殿下,其实是奴婢猜的,您今天早上高高兴兴的去衡雨院,结果一从衡雨院回来就心境变坏,如果不是和您去拜访的大汉使团的人有关,奴婢就实在想不出好有什么可能了。”

楚征赞赏的看了贾公公一眼笑道:“狗奴才,你倒是会察言观色”

贾公公立刻奉承的道:“多谢太子夸奖,不知太子有什么心事,奴才一定帮太子办的妥妥当当!”

楚征听了脸上闪过兴奋的神色,脱口而出道:“真的?”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楚征立刻闭嘴,可是那贾公公却点了点头,见到楚征的神情,贾公公朝着侍奉在四周的太监宫女朗声道:“你们先下去!”

那些宫女太监立刻向楚征行了一礼退出大厅,整个大厅之中只剩下贾公公与楚征两人。

楚征赞赏的看了贾公公一眼,朝着贾公公招了招手道:“你附耳过来”

贾公公靠在楚征的身边,听到楚征在自己的耳边轻声耳语,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当楚征说完之后,贾公公立刻跪在地上道:“太子放心,奴才一定帮太子将那可人儿给太子请来”

楚征笑了笑道:“记得不许伤了她,不然我要了你的小命”

贾公公点了点头道:“奴才晓得,奴才告退”

楚征点了点头,看着贾公公离开大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夜色中的乐阳城的繁华程度丝毫不比大汉国的西都差到哪里去,商贩,行人如同潮涌一般。

可是衡雨院周围却是寂静了许多,毕竟用来迎接外国使臣的地方自然不会是在闹市的所在。

在衡雨院的周围零零星星的站立这一些手持兵器的禁卫,这些都是楚献帝特意派来保护使团驻地安全的人,至于是不是有其他的用意就不得而知了。

今夜并没有月亮,所以夜色虽然并不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却也黑乎乎的一片。相隔一米的距离就已经看不清楚了。

突然之间几道人影划破夜空,除了破空声,这几道跳跃的身影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只见那几道人影只是在衡雨院的高墙之外轻轻一点,丝毫没有惊动到守卫在外面的那些侍卫,轻轻的落在高强之上。

只见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影挥了挥手,另外几条人影朝着衡雨院内落去,几道人影落在院中,竟然没有一丝的声响,犹若飘絮一般,可见一身的轻功修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那道蹲在高墙之上的人影做了一个手势,只见那些落到院中的人影突然之间分散开来,消失在衡雨院之中。

清缘正泡在一桶温热的热水中,舒适的洗着澡,面色潮红,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丰挺娇柔,另一只手则是藏在水中的玉股之间。

凤目微闭,朱唇轻启,一丝销魂的呻吟浅浅流转。“少爷……唔!清缘想你……”

随着满面潮红的清缘口中越来越急促的唤着古穆的名字,原本伸到水中的纤手带起片片的水花,伸在浴桶之外的修长的玉腿,晶莹的玉足突然之间绷紧,秀足弓起,雪白的娇躯之上泛起艳红,一声勾魂摄魄的娇吟从清缘的口中流露出来。

良久,睁开凤目的清缘口中发出一声满是失落的叹息,轻轻的从浴桶之中站起,就在那具完美的躯体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显现出来的时候,清缘那原本满是销魂神色的凤目之中春情尽消,闪过一道厉芒。

一道幻影闪过,原被赤裸的娇躯之上已经披上一件宫装,纤细玲珑的躯体包裹在宫装之中,腰间丝带系好的同时清缘已经出现在房门之外。

一个黑衣人刚从怀中取出一个竹筒模样的细管,可是突然之间自己面前出现一个仿若仙子一般的女子,那黑衣人呆了呆,眼前只看到一只晶莹纤细的玉指朝着自己的眉心点了过来,接着就感到眼前一黑,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几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那几个黑衣人的身后,只是轻轻的在那些黑衣人的身上一点就将那些人给放倒在地上。接着那几道身影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般又在原地消失不见。

没有多长时间,几名侍卫准确的出现在那几名倒地的黑衣人的身边,将那几名一把抓起,一个个的扔到墙外。

那名呆在高墙之上的黑衣人等了好大一会竟然没有见到一名手下返回,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对劲,立刻就消失在高墙之上。

就在那黑衣人从那高墙之上消失之后一个青衣道人漂浮在空中脸上带着笑意盯着躲在外面的那个黑衣人。

当那几名黑衣人被扔出墙外的时候,立刻就惊动了墙外的那些禁卫,那些禁卫立刻就持着火把将那几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给抓了起来。

得到通知的一名武将出去与那些宫中禁卫交涉,说明这几名黑衣人无缘无故的潜入衡雨院中的事情,那禁卫的一个统领立刻就下令将这些黑衣人关押起来,并且保证一定会查出这些黑衣人的来历,给大汉使团一个交代。

躲在暗处的那名黑衣人,轻叹一声,一个闪身消失在夜色之中,朝着繁华的闹市地区掠去。

青阳道人飘在空中跟在那人的身后,正准备查处这些黑衣人的来历的时候,突然之间几道强大的神念将他锁定,青阳道人依然是神仙中人对于这些依然在仙道门外的修行之人自然是不太放在眼中,可是其中却有两道丝毫不比他弱到哪里去的神念也若隐若现的将他锁定,让他不得不有所顾忌。

轻轻的叹了口气,朝着那黑衣人消失的人流中望了一眼,瞬间回到衡雨院之中,就在他回到衡雨院的瞬间,那些锁定着他的神念则是全部收回。

再说那个黑衣人奔跑之间突然之间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整个人似乎被定在了那里,除了思想整个身体没有一处是自己可以操控的,那黑衣人惶恐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道:“不管你是奉了何人的命令,以后不许再打衡雨院中之人的注意,那些人不是你们这些世俗武人可以招惹的”

那声音说完,黑衣人就感到自己又恢复了自由,可是他心中却是惊恐无比,他可是十分清楚刚才那个声音代表的是什么,那些人可不是他们这些世俗之中的强者可以招惹的。

尤其是听那声音的意思自己刚才去的那个地方竟然还有那种神仙中人存在,难怪自己的那些手下无声无息的就被制住,更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感到庆幸。

想到这些,那黑衣人飞快的在偏僻的街道之上穿行着,左拐右拐,最终走进一间普通的院中,房间之中两者烛火,一道长长的人影映在那窗户之上。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