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老怪大怒

想到这些东山老怪将口中的美酒一口饮下,顺手将一柔弱的女妖拉到怀中,大嘴在那女子的脖颈之间亲吻着,来回的游走,那娇弱的妖女口中发出低沉而又压抑的呻吟。

东山老怪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目光,大嘴猛地在那女妖的细嫩温热的脖颈之上咬了下去,一股温热的热流流进嘴中带着腥味。

那女子发出一声的哀鸣,四肢一阵的抽搐,似乎极为享受那鲜血从体内流失的快感一般。

东山老怪在那女子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过去的时候从那女子显得苍白的脖颈之间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残忍的神色,嘴角还沾着鲜红的血丝。

东山老怪一把将怀中的女子推到一边,边上的几名女鬼女妖忙将那昏迷过去的女妖给扶住。伸出舌头在嘴角添了一下,将那血丝舔去,大殿之中的众人是见怪不怪,反而发出笑声。

半山腰之上,几道风抚过,先是一个驼背人出现在青叶树林之间,接着又现出几名鬼仙,正是从那山谷之中仓皇逃出的东山老怪的几名手下。

正美酒佳人,轻歌曼舞的众人同时感觉到突然出现在青叶岭的驼背人几人的气息。

东山老怪自然十分熟悉自己的手下,所以在那四名手下出现在青叶岭的瞬间就脸色一变,手中的酒杯猛地晃了一下,一口将手中的酒饮尽,朝着端坐正中正朝自己望来的青叶老妖道:“青叶兄,还请放我手下上来,他们或许有事情要禀报于我”

青叶老妖笑了笑道:“东山老弟说什么话,既然是你的手下,我这里自然十分欢迎。”

东山老怪脸上勉强露出笑意道:“多谢青叶兄”

青叶老妖朝着殿外道:“派人去山腰将东山大王的手下迎上来,切莫怠慢了”

殿外立刻就有人应声,接着就传来破空声渐行渐远,显然已经有人下山去了。

青叶老妖笑着举起一杯酒朝着东山老怪道:“来,东山老弟,还有诸位,我们干了此杯,愿我们能够在争夺阴阳镜的争斗之中分上一杯羹。干!”

虽然十分挂念自己安排在秘谷的手下怎么突然之间来到这里,而且除了荆棘将军之外,自己所安排的仙人以上修为为的人都赶来这里。但是在听到青叶老妖的话之后,东山老怪也提起精神,脸上露出笑意,将手中的佳酿一干而净。

众人刚饮完酒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外面传来声音道:“大王,客人已经请到”

青叶老妖闻言笑道:“请进”

大殿中的人也都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朝着大殿的门口望去。

驼背人以及另外三人行了进来,四人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甚至身上还带着血迹,分明就是一场恶战之后的结果。

见到四名手下如此狼狈的模样,东山老怪猛地站起来,一脸震惊的望着四名手下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搞成了这种模样?”

青叶老妖也有些惊讶这四名仙人修为的人的狼狈,要想让这些仙人如此狼狈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不过青山老妖毕竟是万年的老妖了,瞬间平复了心境朝着东山老怪道:“东山老弟,先让贵属下喘口气再说,喝上两杯美酒压一压惊。“东山老怪毕竟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加上边上的几个有名的妖怪好友也如此说,东山老怪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境,朝着驼背人四人道:“你们先歇一下,一会将你们怎么会这样给我说一遍”

驼背人点了点头,四人坐在青叶老妖安排人设的席位之上,喝下一杯酒,喘了口气,见到众人都等着他们说话。

驼背人将酒杯放下朝着东山老怪道:“大王,秘谷被毁了,小姐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也付诸流水”

东山老怪听了立刻色变,手中的酒杯猛然之间晃动,几滴美酒洒落出来,惊呼一声道:“怎么可能!”

难怪东山老怪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那秘谷可是东山老怪花费了一千多年的时间的心血发展起来的秘密基地,凡是能被选出来进入到那秘谷之中的鬼怪都是修为不差,并且十分忠心的手下,尤其是他手下最为得力的一名手下荆棘将军也被他派在秘谷之中,加上驼背仙人四人,可以说那么一处小谷就有五个仙人在,在幽冥界绝对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可是驼背仙人竟然告诉他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么一处就连自己的几位至交好友都不知道的秘密所在被毁了,所以就算是东山老怪也不由的失态。

见到自己大王的反应,驼背仙人点了点头道:“大王,这是真的,就在昨天,柳夫人带着万余的鬼兵阴将不知怎么的就突然之间杀到谷中,而且与此同时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被关在山洞中的人竟然从那禁仙笼中逃了出来,甚至连荆棘将军下在那些人身上的禁制都失去了效用。”

东山老怪长出了一口气道:“怎么只有你们四人,荆棘将军是不是还守在那里?”

驼背人看了另外三名仙人一眼,望向东山老怪道:“荆棘将军,他……他已经被人给杀死了”

东山老怪叫道:“你们说荆棘将军死了,什么人将荆棘将军给杀死的,难道是大阎罗王出手了,还是森罗殿里的老怪物?不然如果荆棘将军想要逃的话,就算是本王也没有把握将荆棘将军给杀死”

驼背人苦笑道:“杀死荆棘将军的人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子,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

东山老怪听了一阵沉思,没有想到自己的千年心血营造的秘密基地被毁,并且还丧失了一名得力的手下。

东山老怪猛然之间一掌击在面前的桌子之上,那由上等的木料做成的桌子在东山老怪的手下化作飞灰。

大殿之中的诸人虽然不知道那驼背人口中的秘谷所谓何处,可是却对东山老怪手下的荆棘将军熟悉不过,这些人可都羡慕东山老怪有这么一位修为精深又能独当一面的手下,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荆棘将军死去的消息,对于他们这些已然成仙得道的人来说,死是一个多么陌生的词语,可是现在却出发生在他们的身边。

青叶老妖朝着东山老怪道:“东山老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我邀请你来这里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

东山老怪毕竟是一方霸主,在震惊过后恢复精神强笑道:“青叶兄见外了,你的邀请我自然不能不来,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无论如何我都要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害了荆棘将军,一定要给死去的荆棘将军一个交代。”

青叶老妖道:“既然打探一个人,那也算上我一份,我的手下也有不少可以帮你查探消息,或许就能帮上什么忙。”

其他一些占据各个山头称王称霸的千年老妖万年老鬼也都纷纷赞成。

东山老怪谢过诸人朝青叶老妖道:“关于插手阴阳镜的事情就由青叶兄筹划就是,我随时恭候消息,现下东山只能先行告退去处理一些事情”

青叶老妖道:“东山老弟慢走,我们大家也会帮你查探一下的,如果有什么消息一定会通知你”

东山老怪点了点头,在诸妖魔鬼怪的注视下,带上驼背人四人朝着自己的东山飞去。

怒火万丈的东山老怪如同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熟知东山老怪的性情的诸人都为那惹了东山老怪的人暗自默哀,希望那人有那个实力抵挡的住东山老怪的报复,不然还是早些自我了断的好,不然按照以往的记录,那人的下场绝对是极其凄惨。

夜深人静,古穆如同一道幽灵一般穿梭在高低起伏的房屋之间,不时的可以听到异样的销魂的声音传出。搞得古穆一阵面红耳赤,心中暗骂那些男男女女三更半夜不好好休息,非要制造出一些噪音出来。

古穆真是冤枉了那些饮食男女,他们行自己的敦伦之礼,天经地义,更不会妨碍到别人,也只有古穆耳目通明,连落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清楚的人才可能听到人家已经压抑许多的声音。

一路之上古穆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的这样的声响,尤其是从客栈到沈府还隔着一段繁华的街道,那街上却有不少的妓院,每到晚上,那自然是热闹的没话说。

听了不少的春音,古穆终于一个翻身落进沈家的宅院,按照白天记忆朝着沈苼的绣楼走去。

接近沈苼绣楼所在的小院,古穆感到两个微弱的气息正守在小院的门前,古穆望去却是两名昏昏欲睡的小丫头,古穆见了微微一笑,闪身从两名丫鬟的身边经过,带起一阵风。

那两名丫头猛然惊醒,两丫头疑神疑鬼的朝四周望了望,没有发现什么事情,可是刚才的那阵风却是实实在在的,两女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同时叫出一个字,差点让前面的古穆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鬼!”

古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被人给当作鬼,摇头笑了笑,没有理会那两名在那里一惊一咋的丫头,径自向着沈苼的绣楼之上飘去。

没有发出任何声息的落在沈苼的闺房的门前。

见到房间之中漆黑一片,而且隐约的传来哗哗的水声,古穆心中好奇,微微使力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就在古穆走进房间的一刹那,从沈苼卧房的内室传来一声略显慌张的惊呼声道:“谁?”

古穆心中暗笑,对方本身就是一个鬼,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慌张的。没有回答,古穆脚步不停留的推开房门走进卧室之中。

古穆只看到一阵轻纱飘动,恍惚之间一具玲珑的躯体包裹在那淡紫色的薄纱之下,一张清丽的面容出现在古穆的面前。

“沈苼”刚刚进到浴桶之中,还没洗一会就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而先前她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人接近她的房间,询问了一声,立刻就从浴桶之中跃出将放在边上的一件薄纱披上。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

最新推荐: 赵默赵依仙 | 明月照东篱 | 拾箸记 | 直死无限 | 闲后保命准则 | 屠夫家的俏媳妇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甜 | 病娇Boss的小医妻 | 重生1982医女撩夫忙 | 侯门贵妾 | 长工家的小农妻 | 我在古代有超市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侯门女法医 | 外室之妻 | 重生八零我有特殊致富技能 | 农门女神医 | 宠妻无度重生嫡女惹不得 | 农门致富记 | 我的夫君姜太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