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调戏佳人,收你为婢

当“沈苼”将腰间的丝带系好,堪堪的遮挡住身体外泄的春光,朝来人望去的时候却见到一风度翩翩的俊俏公子,那样貌,气候看的“沈苼”一阵失神。

不过毕竟是道行不浅的女鬼,立刻清醒过来展颜一笑道:“这位公子好生冒失,怎么可以深夜潜入人家一女子的闺房之中呢?”

古穆见对方没有认出自己,而且还有意无意的挑逗自己,古穆知道估计又是“沈苼”想要用对付自己装作道士时的伎俩将自己给制住。

古穆心中一动笑道:“在下无心睡眠,思及姑娘才名,特来拜访一番,却不曾想惊了佳人,还请见谅。”

“沈苼”脸上带着笑意道:“原来如此,公子请坐”

口上虽如此说,可是“沈苼”心中却在暗道:人虽然长得不错,可惜深更半夜的随便进入别人的闺房,明显的应该不是什么正经的人物,正好抓来为师傅修行做引子。

古穆点头坐下,不过见“沈苼”眼中神光流转,不用像就知道此女不知道又在打什么算盘。

“沈苼”见古穆坐在那里,浑身没有一丝的破绽,正不知如何下手,突然目光扫过,瞥见桌上正放着一壶茶。

“沈苼”眼中神光一闪,似乎有了注意,纤柔的娇躯如风中杨柳一般带着一阵香风行到古穆的身边。

古穆的目光随着“沈苼”娇躯的摆动不由的就落在了那微微抖动的大小适中的胸前的两团柔软之上,虽然身上穿着一层淡紫色的薄纱,可是古穆何等眼力,隔着那薄纱古穆清楚的看到那两团娇柔的顶端挺立的两颗嫣红粉嫩的红樱桃。

古穆猛然之间感到一股火热朝下体小腹汇聚过去,那趁机的下体立刻就在双腿之间顶起了一个帐篷。

古穆在心中苦笑不已,堪堪的将目光离开“沈苼”那散发出诱人气息的胴体。

古穆那火辣辣的目光如何能瞒得过“沈苼”虽然感到无比的羞涩,但是沈苼心中却冷笑连连,不过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灿烂了,一时间沈苼就像是端庄圣洁的神女一般炫目。

行到桌前,“沈苼”一只手轻轻的将那长长的淡紫色的袖子挽起一段,露出那雪白的宛若凝脂一般的皓腕和纤纤玉指。轻轻的将那白瓷茶壶端起,微微俯身口中道:“公子请用茶”

古穆只感到一阵沐浴过后的淡淡的女儿香扑面而来。更要命的是古穆的目光从“沈苼”的躯体之上离开,微微低下头,可是这个时候沈苼竟然行到他的身边微微的那么一俯身,本来就是随便的披在身上的一件薄纱,胸前的两团坚挺随着“沈苼”俯身的动作,立刻将那薄纱撑开一些,露出那雪白的酥胸以及小半边的就像是凝脂一般的雪乳,还有那将人的欲望深深的吸引到其中的乳沟。

“沈苼”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俯身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感觉到古穆的目光直直的盯在自己的胸前才惊觉自己的依然泄了春光。

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心中冷哼一声,本姑娘的便宜岂是一般人可是随便占的。纤手就像是一道幻影一般朝着古穆的身上落去,嘴角带着一丝的冷笑。

在“沈苼”看来沉迷在自己美色之中的这个翩翩公子也不过如此,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俘虏,自己非要将这个登徒子不老实双眼给挖了不可。

可惜的是异变突然之间发生了。

在“沈苼”看来原本应该被自己迷惑的没有丝毫戒心的古穆却突然之间动了,他的手正好挡在自己的纤手伸向其要害的部位。

“沈苼”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小手微微一动,方向一遍转而将桌上的刚刚倒出来的茶端起来送到古穆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意道:“公子请用茶”

看“沈苼”的神情,似乎刚才伸手欲对古穆不利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般。古穆笑了笑,接过“沈苼”递过来的茶放在嘴边看了一下笑道:“听说沈姑娘被恶鬼附身不知可有此事?”

“沈苼”笑了笑道:“公子难道没有看到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被恶鬼附身呢,恐怕是有人故意谣传吧!”

古穆盯着“沈苼”一直看,直到将“沈苼”看的心中发毛这才笑道:“可怜,可怜啊!”

见到古穆盯了自己看了一会竟然连连叹气口中还说着可怜两个字。

“沈苼”不由的道:“你这书生,半夜三更闯进本姑娘的闺房之中,竟然还在这里戏弄本姑娘,你与我出去,不然我可喊人了”

古穆笑了起来道:“我说女鬼小姐,你有本事你就喊啊,看到时候那些人相信谁的话”

“沈苼”听了道:“谁是女鬼了,你不要含血喷人啊”

古穆悠然的坐在那里笑道:“那我倒要讨教一下了,这房间之中漆黑一片,请问沈姑娘怎么就能看到我呢”

“沈苼”气急道:“你……”

古穆笑道:“姑娘也看看我是何人,难道姑娘真的认不出在下了吗?”

说着古穆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缕胡须在放在自己的嘴唇之上。

“沈苼”盯着古穆看了一下立刻叫道:“原来是你,你个臭道士,你是怎么从那里跑出来的”

古穆笑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跑了出来,而且那些被你给抓去的人都被我给放了出来。”

“沈苼”脸色大变最后竟然笑了起来道:“哼,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要知道在那里可是有荆棘将军,以及几名仙人守护,或许让你寻了什么漏子给跑了出来,但是那么多被我抓去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说跑出来就能够跑出来的。”

古穆悠然的道:“你说荆棘将军啊,他就被我这样给抓住杀掉了”

说话之间古穆身上射出一道金光立刻将闪身到窗前的“沈苼”给捆住。

古穆走到倒在地上的“沈苼”的身边笑道:“怎么说我们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要走呢,如果我不是发现的早的话不知道姑娘这就跑哪里去了呢!”

“沈苼”感到被那金灿灿的绳子给捆着浑身使不出一丝的法力,就连自己的魂魄想要离开这具躯体都做不到。俏目瞪着古穆。

古穆笑呵呵的走到跌倒在地上的“沈苼”的身边,看到沈苼跌倒在地上,身上的薄纱微微分开,下身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一直露到大腿根处,就差那么点就将那动人的神秘地带显露出来。

古穆看了一眼忙将眼神离开,伸手将“沈苼”拦腰抱起,在“沈苼”的羞怒的目光中将其放在绣床之上。

依依不舍的隔着那薄纱在那圆润的翘臀之上摸了一把,触手酥滑。

“沈苼”一副不敢相信的盯着毫不避嫌的坐在自己床头的古穆,口中只知道喃喃自语道:“你……你”

“沈苼”反应过来朝着古穆道:“你……你竟然敢轻薄于我,我跟你没完”

古穆笑道:“至于你和我有没有完我可不管,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沈苼”满脸煞气的道:“应该是你担心自己不要落到我的手中,怎么要我担心自己起来,真是好笑”

古穆悠然的道:“看来你还没有觉悟啊,你以为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话是骗你的吗,现在那座或许是你师傅修建的山谷已经被我引去的幽冥地府的鬼兵鬼将给缴平了,而且放出了那百多修士,更是杀了荆棘将军”

“沈苼”的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如果古穆所说的是真的的话,连她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师傅东山老怪会如何的发怒了,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波及到自己。

似乎看出了“沈苼”的心思,古穆道:“是不是在担心你师傅会不会将火发泄到你头上啊!”

“沈苼”露出一副你知道还这么问的神情。

古穆见“沈苼”没有说话笑道:“你放心吧,该做的我都帮你做好了”

“沈苼”露出疑惑的模样,开口道:“你做了什么?”

古穆笑道:“也没什么啊,不过是散发一些谣言就说是你被我英俊潇洒的外表所迷惑,结果带着我进了关押那些修士的山洞,并且和我里应外合的救出了那些修士,甚至还引来了柳夫人一行人,更是彻底的缴平了那山谷。”

随着古穆的话说出来,躺在那里的“沈苼”越来越愤怒的盯着古穆,如果现在她可以动的话,恐怕会扑上来将古穆给一阵撕、抓、挠、咬,反正是绝对不会让古穆好受。

“沈苼”怒道:“你怎么能够这么做呢,我要被你给害死了,这次惨了,师傅一定会将我扒皮抽筋的,我是回不了幽冥地府了”

古穆在边上继续道:“那种地方不回去也不错啊,不过我忘了告诉你了那百多名中的几十名的修行中的高人都回到了阳间,或许用不了多久那些被你使手段给抓住的道士和尚都会来找你的麻烦了。估计他们也有不下几十种的方法来折磨你吧!”

“沈苼”听完古穆的话眼神呆滞了一下突然之间尖叫一声,盯着古穆看了半天道:“都是你害得,我怎么这么倒霉的遇到你了呢!这次我可是被你给害苦了,死了,这次一定要死了”

古穆悠闲的看着“沈苼”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抱怨自己的话。

过了好一会“沈苼”才停下来,盯着古穆道:“你想我怎么做,幽冥地府我是回不去了,就是在这人间界也要时刻的被那群人给追捕,你将我迫到这种境地究竟有什么目的?”

古穆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在逼你,而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你逼到了这种境地,就算今天坐在这里将你擒住的不是我,那么将来你也会有这么一天,这就是因果。如果不是我向那些人说让我来处置你,恐怕现在你都已经被那些人给抓了起来了。”

“沈苼”听古穆这么一说脸上闪过一丝的畏惧的神色,朝着古穆道:“看来我也只能跟在你的身边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