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洞房花烛,金榜提名

正在清缘发呆的时候,忽然感到一只手伸到自己的纤腰之上猛然之间那只手微微一使力自己就倒在那火热的胸膛之上。

清缘微微一愣,待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古穆正嘴角带着一丝的笑意的望着自己。

清缘娇呼一声,脸上满是红霞,没有想到古穆竟然没有喝醉,那不就是说自己刚才偷偷的在古穆的嘴上亲那一下被古穆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一想到这些,清缘嘤咛一声身子软倒在古穆的怀中,整张小脸羞涩的躲在古穆的怀中。

古穆的大手隔着那柔滑的绸缎在清缘的粉背之上轻轻的滑动着,一只手轻轻的拨动清缘那一头柔顺的如云青丝,柔滑的青丝扫在自己的脸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古穆不由的对着清缘的晶莹的小耳吹着热气,清缘一声嘤咛,娇躯似乎瘫软成一团,只知道紧紧的躲在古穆的怀中。

古穆一个翻身立刻将清缘压倒在身下,看着那张羞红的满是春情的俏脸,蓬乱的青丝散乱的铺在那洁白的被单之上,双眼微微的闭在一起,红唇不时的开启,呼出一股香风。

古穆轻声在清缘的耳边道:“缘儿,睁开眼睛,难道你不想看着少爷吗?”

清缘的双眼颤动了几下,轻轻的睁开,古穆看到清缘那凤目之中春水流转,绵绵的春意看的古穆一阵的冲动,下体顶在清缘那柔软的小腹之上。

一声嘤咛,清缘再次的闭上双目,纤手放在头两次,静静的躺在那里,摆出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

如此动人的画面,就算是古穆是一佛陀恐怕也会为之动了凡心,更何况过了两年近乎苦行僧的生活,虽然秦宁会用那滑嫩的小手为自己缓解欲望,可是哪里有真刀实枪的去做来的刺激。

翠绿色的宫装之间露出一段雪白的如同凝脂一般的脖颈,看的古穆猛地低下头去,轻轻的吻着那滑腻温热的肌肤。

清缘动情的发出如同哭泣一般的娇吟声,初尝情爱滋味的清缘没有同古穆在一起多长时间,古穆就失踪了,虽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清缘也会从心底升起那股欲望,可是即便是清缘知道自己只要用小手去抚慰就能发泄出自己的欲望,可是心中全部装着古穆的清缘自然不会去亵渎那属于古穆方能光临的圣地。

两年的欲望积聚下来,使得清缘丝毫经不住古穆的挑逗,当古穆的手伸到她的腰间轻轻的将那丝带拉开的时候,清缘已经用那滑腻的小手扯动着古穆的衣衫。

在清缘的配合下,古穆终于将清缘的外衣中衣褪下,一具晶莹挖煤的躯体之上只剩下贴身的亵衣,薄如蝉翼一般的亵衣穿在清缘的玲珑的娇躯之上,平添了一丝丝的诱惑。

清缘的小手挡在光洁圆润的玉股之间,将那玉股之间的风景完全的遮挡起来。

清缘颤声道:“少爷……烛火”

古穆微微一愣,朝着躺在洁白的被单之上,粉嫩的娇躯泛着动情的红潮,就连那微开的凤目都湿的能流出水来。难道这丫头要和自己玩刺激的东西,他可不想变成变态用那蜡烛来欺凌这完美的躯体。

正在古穆胡思乱想的时候,躺在那里的清缘纤手朝着房间之中的蜡烛一点,那烛火立刻被一道劲风给打灭,房间之中陷入一片的黑暗。

古穆这才明白原来清缘是要自己将蜡烛熄灭啊!狠狠的在心中将自己鄙视了一番,古穆复又笑了起来,清缘和他都是修行之人就算是熄了烛火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可谓是纤毫必现,而清缘的这种鸵鸟心理自然是让古穆有一种发笑的感觉。

古穆心中转着这些念头,可是手却不停的在清缘的躯体之上来回的游动挑逗着清缘的情欲。

拉着清缘的小手朝着自己的胯间伸去,那小手在接触到那凶猛的火热的时候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不过却轻轻的将其包裹起来,轻轻的律动着。

古穆将清缘上身的水绿色的胸围挑飞,两团雪腻晶莹的娇柔出现在古穆的面前,大手轻轻的如同朝圣一般的将其捧在手中,粉腻留香。

古穆亲吻着那娇柔,深深的埋在那沟壑之间,淡淡的乳香让古穆有一种沉醉其中的感觉。

当古穆的手轻轻的扯着清缘下体的薄纱亵裤缓缓褪下的时候,清缘粉嫩挺翘的雪臀微微的翘起,方便古穆将那亵裤顺利的褪下。

当那一抹风情闪现出来的时候,古穆只是惊鸿一瞥,依然像两年签那样的完美。

飞快的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褪下,伏在清缘那娇小的躯体之上,古穆伏在清缘的耳边轻声道:“清缘少爷来了”

清缘轻嗯了一声,让古穆感到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感觉到身下的可人儿轻轻的分开了紧闭的玉股,古穆寻到那湿热的所在,微微使力。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发自灵魂深处的销魂的呻吟。

清缘的眼角流下晶莹的泪水。

古穆轻轻的将那泪水舔去,笑道:“傻清缘,哭什么?”

清缘脸上绽放出绝美的笑容,虽然带着泪水,可是却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清缘喃喃道:“清缘好高兴,清缘又感觉到了少爷的存在”

古穆笑道:“那少爷就带着你去仙境”

“嗯”

婉转销魂的呻吟声在房间之中连绵起伏,断了又起,时低时高,若清泉流水渐渐无声,若黄莺夜吟,动听婉转……

云消雨收,动听的浅吟低唱声消失无声。

帷帐之内,牙床之上,古穆的声音传出道:“清缘,刚才是你吗?”

清缘绵软无力的声音疑惑的道:“少爷为什么这么问”

古穆笑道:“少爷只是觉得刚才将我压在身下的女子不像我那羞涩的清缘姐姐”

“呀!少爷坏死了,你答应不笑人家的……”

“哎呀,清缘,你别咬……唔,从哪里学的,轻点……那可是关系到你们姐妹的性福的地方啊……”

夜深人静,房间之中似乎渐渐的沉寂了下来,直至无声。

古家少爷回来了,并且要大办喜事,迎娶长宁公主。

这件事情立刻在整个西都传遍,所有的人都知道长宁公主被楚太子接走的事情,可是却传出古穆要迎娶长宁公主,是不是说古家终于让太后答应收回懿旨。

对于这一点那些敏感的官员立刻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难道古家又开始得势,依然是大汉第一世家。那些在古家落难的时候慢慢的远离古家的官员可是后悔的跳脚。

幸好古穆大婚这可是一个表示自己的态度的好时机。

大婚的日子越来越接近,孟浅雪几天前就回到王府不再来古府,而清缘更是直接,自从昨天开始竟然一个人搬了出去说是柳玉贞让她在大婚前的这几天不要和古穆见面。

柳影诗还好一些,只是她躲在绣楼之上不肯让古穆见面。

更让古穆高不明白的是其他三女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和妾侍了,为了遵循礼节避开自己也就罢了,可是沈沁这个小丫头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她那根筋突然之间不对了,竟然躲着自己,就算是被自己给碰上也立刻小脸通红的躲开,好像自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一般。

明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了,所有的人都忙的手忙脚乱的,可是唯独古穆一人闲着没有事情做。

夜深的时候,古穆坐在一轮明月照耀下的小亭子之中,呆呆的望着那轮明月。

看着看着,那轮明月似乎幻化成了一张模糊的面容,只是那张面容之上蒙着黑纱。

古穆轻声低喃道:“史影,你在哪里,我好想找到你,可是却没有你的一点消息”

那幻影渐渐的消散复又聚集起来却是另一张容颜。

“秦宁,我明天就要成亲了,按说你也是我心中的妻子,可是古穆却真的捉摸不透你,你就像那遥远的天际的仙子一般,只是偶尔谪落凡尘已让古穆终生难忘,古穆从不曾奢望能够拥有你这样完美的女子,真希望能够再次的与你相见。”

一个灵动的身影缓缓的从空中落下,带着淡淡的清香,正如天际仙子一般。

“古穆”

一声仿若天籁一般的声音在古穆的耳边响起,古穆倏的从亭中走出,正看到背对着一轮明月,沐浴着如水的清辉缓缓落下的女子。

古穆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脱口而出道:“秦宁,怎么会是你?”

秦宁轻飘飘的落在古穆的面前笑道:“为什么不是我”

古穆露出一丝憨直道:“我还以为我们再次相见不知道要等到什么年月呢?”

秦宁看到古穆的模样,不由的噗得笑了起来。

古穆呆呆的看着秦宁的笑容感叹道:“真美”

秦宁脸上的笑容敛去,手中如同变魔术一般出现一个锦盒,纤手微伸露出一段粉腻的皓腕来,晶莹的玉碗之上带着一晶莹的玉镯,其中烟雾翻腾若龙飞凤舞一般。

古穆微微一愣望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锦盒道:“这是什么?”

秦宁笑道:“自然是你大婚的贺礼啊!”

古穆将锦盒接过,望着秦宁道:“能陪我一起看会月亮吗?”

秦宁点了点头和古穆一起坐在小亭之中,见到秦宁毫不避嫌的和他坐在一起,古穆也没有做作,先是看了秦宁那美丽的容颜一眼,复又望向空中的明月。

秦宁开口道:“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像你这样的新郎可是很少见吧!”

古穆笑道:“怎么就很少见了,我不过是出来透一透气而已,你也说了,明天就是我大喜的日子,我心情有些激动,出来走走难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秦宁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古穆道:“那刚才你坐在这里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呢?”

古穆猛地一震,脑海之中只想着秦宁听到他的话了,不知道她会不会生自己的气。古穆在那里胡思乱想,秦宁却伸手推了古穆一下道:“怎么不说话?”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