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无妄灾韩凝儿中箭



“韩姑娘小心!”

  崔士元以逐风俏皮剑替韩凝儿拨打掉一发突来的暗器,而后又立刻被对手缠住。

  看样子对方根本不想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机会,除了招式往来间衔接的十分紧密,步伐跟进,眼神交流,无一不是满怀杀机。

  “看来这几个家伙着实是有备而来,难不成会是那越王李贞的残留党羽?”

  崔士元这里正暗自思索着,冷不防一个躲闪不及被对方的剑刃划伤了手臂。

  索性这条口子开的不深,皮里肉外也不影响行动,不过就算如此也吓了他一跳,赶忙打消了脑子里的念头,专心对敌。

  八个人在茶马道上足足斗了有一顿饭的功夫,陆迁力求速战速决,自腰里摸出一支金镖,找了个空档,抬手便打。

  那支镖借着六壬流光诀的功力,疾驰如电,不等拦路之人反应过来已是倒在了当场。

  见同伴身死,剩下的那人眼神一凛,剑势更加凶猛,呐喊着向陆迁扑了过来。

  陆迁把头一歪,在躲过剑锋的同时暗中飞起一脚,直踢在那人的胸口上。他这一脚里头夹杂着内力,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实际上就这么一下便已蹬折了对方两根肋骨。

  再加上这人本身并没有没多么高深内功修为,立时痛的五官挪移,一时半刻怕是起不来了。

  “士元莫慌,我来也!”

  解决完自己手头的两个人,陆迁提着龙纹擀棒又来为崔士元解围,不过三五个回合就将对方打倒在地。

  与此同时,韩凝儿手握青虚神剑,剑气纵横,一式“梅花三叠浪”将两个对手的兵刃拦腰砍断。

  就在即将要取了他们性命的紧要关头,那二人忽然互相使了个眼色,紧跟着身形一转,也不知是使了个什么法子,在身上凭空冒出一股白烟,遮蔽了韩凝儿的视线。

  她这里正愣神的功夫,一支袖箭破空而至,不偏不倚的打在韩凝儿肩头,顿感一阵钻心的疼痛深入肺腑。

  一声闷哼过后,韩凝儿再想寻找,那二人早已踪迹全无。陆迁和崔士元见状,急忙过来搀扶。

  “这……这箭上有毒!”

  崔士元不看还则罢了,定睛一看韩凝儿伤口处流出来的血液竟然呈现出诡异的紫黑色,不免一阵惊呼道。

  陆迁闻言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如崔士元所说,这支袖箭上确是萃了剧毒。

  不待他再度开口询问,韩凝儿只觉得眼前一黑,脚下发软,旋即身子一歪,一头倒进了陆迁的怀里。

  “凝儿?凝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陆迁接连呼唤了几声都不见她有所反应,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随之漫上心头。

  崔士元见陆老大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知道他此刻定是极为担心。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来回打滚的贼人,上去一把扯下他的面罩,哪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副罕见的容貌。

  但见此人生得一头与众不同的卷曲黄发,一双碧眼在痛苦的作用下略显狰狞。

  再往下看,鼻如悬胆,方口薄唇,年龄也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模样,分明是个少见的塞外番邦之人。

  “好小子,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异域丑鬼。说!你们究竟是受了何人指使?为何在此地伏击我等?识相的乖乖交出毒箭解药,要是胆敢牙崩半个不字,休怪你家崔爷爷大开杀戒!”

  崔士元在讲完了这一套自认为能够让所有人听罢都闻风丧胆的狠话后,那番邦之人只是冲他强挤出一丝笑意,毫不买账。

  “哎呀,没想到还真是个硬骨头。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就怨不得我了。”

  面对这个目中无人的可恶家伙,小剑魔将逐风俏皮剑高高举过头顶,作势欲砍,番邦之人也不畏惧,将两眼一闭笑道:“呵呵,这大唐的天下,早晚都会依附于我们。相信这一刻,已不远了。”

  话音刚落,只见那番邦之人把头一歪,顷刻间咬舌自尽而死。任崔士元反应再快也没来得及阻止,直气的他接连对着死尸赏了十几个嘴巴,一边打一边气哼哼地说道:“你这奴才,害了人便想就这么去了,哪里有这便宜事?可真是气煞我了。”

  “士元,人都死了还不快住手?”抱着韩凝儿的陆迁在一旁看的清楚,知道这其中事有蹊跷,赶忙喝止住了崔士元的行径。

  “快搜搜他身上有没有带着解药!”

  在陆迁的提醒下崔士元犹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过来,上下其手在那番邦之人的身上摸了个遍。

  “唉,陆老大,别说是解药了,他这身上除了这块玉佩连个多余的毛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见他没有什么收获,陆迁又吩咐崔士元去其他几人身上找找,经过了好一顿折腾,结果却是与之前一样,两人不禁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心急如焚的陆迁猛的想起了吴老歪曾赠给自己的那本医术上,记载了一个能解百毒的药方,或许能够帮到韩凝儿。

  窥虚道长说话间在陆迁的肩头用力拍了拍,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无不是一种热切的期望与对晚辈的真挚关怀。

  作为正道栋梁的他比谁都希望在武林之中能够早日出现一位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年才俊来接替自己的位置,惩奸除恶,除暴安良,也算是不枉费自己的一片用心良苦。而眼下的陆迁,恰恰就是他认为的最佳人选。

  “前辈,请受我一拜。”此刻的陆迁无以言表,唯有此法方能回敬窥虚道长对自己的厚爱。

  “哎呦,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请起。这般大礼叫老道我如何受用得了?日后还怎样与你品茶论道?诸位就送到这里吧,后会有期。”

  窥虚道长满眼疼爱的将陆迁搀扶起来,与此同时武当七子也嬉笑着向众人打过招呼,一行八个人,八匹快马就此绝尘而去。

  在此之后,又有崆峒、剑盟、刀海等各路绿林豪杰纷纷辞行,在逐一送走了各路侠士后,陆迁与崔士元、韩凝儿三人协同惠空、惠能两位神僧与公冶惊鸿老英雄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直至林深处才洒泪惜别。

  要说这笑如来惠空和尚倒是真心喜欢崔士元,临行之际将自己最心爱的一串念珠赠予了他,还笑言道:“若是以后看破红尘了大可来少室山落发,可收他做个关门弟子,也算有人继承衣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