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娘子,你是不是藏人了?



“就只会嘴花花,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想着,一天到晚要祸害多少个小妖精。”铁扇公主假装不悦,收了玉瓶,便缓缓站了起来。

  冷不防,不远处的衣柜里传来一声咳嗽的声音。

  牛魔王:“???”

  铁扇公主脸色微变,心道这该死的和尚该不会是存心找死吧?躲在里面还特咳嗽,这想要害死老娘不成?

  “娘子,是有人躲在我们房间吗?”牛魔王顺手抓了一把空气,细细地嗅着上面的气息,似乎在辨认什么。

  “牛郎,你是不是太累了,所以产生幻听了?完全没有这回事啊,先前我就一个人在这里,要是有别人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铁扇公主连忙解释道,牛魔王想了想也是对的,然后便一脸坏笑地抱着铁扇公主,朝卧室深处走去。

  就在此时,衣柜又传来了一阵踢门的声音。

  这一次的不仅是牛魔王,连铁扇公主都气得脸色都变了。

  这死和尚有完没完啊,你要存心找死的话,别拖累老娘啊。

  “娘子,这衣柜好像真的有东西。”牛魔王深吸一口气,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铁扇公主。

  “怎么会呢,可能是大半夜有野猫路过吧?”铁扇公主满头大汗,连忙解释道。

  “夫君你要是不信的话,让妾身喊两声,这野猫说不定就会回应两句。”

  于是,铁扇公主黑沉着脸,皮笑肉不笑道:“小猫咪,喵喵喵,你是不是在里面躲猫猫啊。”

  可是她连续喊了四五声,衣柜里面却半点声音都没有。

  不,准确来说,是连个屁声都听不见。

  铁扇公主:“......”

  牛魔王:“......”

  “还是让为夫去看看吧。”牛魔王眯着眼睛,神色不善,杀气腾腾地大步朝衣柜走出。

  此时,衣柜里面似乎见势不妙,立刻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兽吼。

  “汪汪汪!”

  铁扇公主:“......”

  牛魔王:“......”

  汪你个大头鬼啊,你这不应该是喵喵叫吗?

  “铁扇公主,你是不是瞒着为夫,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牛魔王心存疑惑,不由得勃然大怒。

  而铁扇公主满头大汗,心道这次给那死光头害死了。

  牛魔王不由分说,一把扯开那绑住的铁链,然后打开衣柜一看,只见衣柜里面除了几件衣服之外,空空如也,不由得愕然了。

  原本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扇公主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只是令人纳闷的是,那死光头究竟跑哪里去了。

  “夫君,你看这不是没有其他人吗?”铁扇公主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可能没有,本王可是闻到了一丝生人的气息。”牛魔王怎么会相信,脸色阴沉地翻开衣柜里面的衣服。

  突然觉得手中有点湿润,不由得放在鼻子闻了一下,一股骚味让他差点就要干呕。

  “这衣服怎么会有异味?”牛魔王一脸诧异,忍不住又翻了一下,突然手掌摸到了一团温热的软乎乎玩意,牛魔王下意识地取了出来,顿时脸色都变了。

  “夫君,你怎么脸色都变了?”铁扇公主纳闷地皱了皱眉头,眼角余光却是瞥见一团金黄的玩意,被脸色涨红的牛魔王直接扔到窗口。

  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难不成,大王他摸到屎......”铁扇公主心中大骇,捂住鼻子,警惕地后退两步。

  牛魔王十分尴尬,咳嗽一声说出去解手。

  “大王你不必焦急,慢慢去。”铁扇公主冲着牛魔王的背影喊道,然后颇为纳闷地重新打开衣柜。只见一头小白犬慌忙地从衣柜里跳了出来,便想逃跑。

  “别想跑,你是不是那死和尚?”铁扇公主眯着眼睛,充满杀气道。

  那小白犬一脸无辜,连忙摇头表示不是。

  铁扇公主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道:“你要不是那死和尚的话,那你怎么会听懂本公主的话?”

  那小白犬愣了一下,然后用爪子抓了抓小脑袋,然后乖巧地发出“喵”的一声。

  铁扇公主:“......”

  马蛋,果然是那死和尚!

  铁扇公主提起双剑,便打算将这死人小白犬给宰了。

  此时,化身成小白犬的唐三藏,也是满头大汗,心道自己伪装得这么好,只是多嘴换个叫法而已,你咋就认真起来了。

  “叮咚,恭喜宿主使用狗头保命符成功,化身成一头小白犬,奖励经验值+1!”

  “叮咚,恭喜宿主作死在铁扇公主的衣柜拉撒,奖励经验值+30!”

  “叮咚,恭喜宿主作死让牛魔王捡到宝了,奖励经验值+50!”

  唐三藏:“......”

  神特么狗头保命,真的没想到会变成了一头狗,这都不知道怎么吐槽起来。

  还有那捡到宝是什么鬼,为什么贫僧感觉到一股杀气,牛魔王待会洗完手就会来收拾贫僧的吧?

  一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之下,唐三藏觉得战术性撤退最为可靠,走晚了恐怕真的要留在这里。

  可是铁扇公主一眼便洞穿唐三藏的诡计,哪里肯让他离开。

  眼看唐三藏就要惨死在铁扇公主的剑下,此时,牛魔王却推开了大门,警惕地再次扫视房间。

  “牛魔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老娘了?”铁扇公主见牛魔王迅速返回,不由得脸色大变,怒声吼道。

  “没有这事,为夫只是怕那娘子你着了道,所以跑回来提醒你一句而已。”牛魔王支支吾吾,不过看见这房间了除了一头小白犬之外,牛魔王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家娘子果然没有偷人,实在是太好了。

  只是面前的这头小白犬,为什么会是有点秃顶的?

  而且为什么我特别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要忍不住乱拳揍死它!

  牛魔王按捺住想要送这头小白犬上路的冲动,一脸谄媚地开始救火道:“娘子,我真的没有哪个意思,你是知道的。”

  “那你先前的举动是什么意思?”铁扇公主依然一脸怒火道。

  “就是没哪个意思啊,娘子你别那么多疑啦。”牛魔王好生劝道。

  “你现在是开始怪我了?怪我多疑了?我就知道你一直对老娘我不满意,所以才到处找小三,如今终于说出真话来了。”铁扇公主怒气猛地一彪,杏眼圆瞪指天骂地道。

  牛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