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弄巧成拙



这一夜,郭旭睡得很香甜,甚至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因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对龙骑士很有信心,对乞活军、对大周朝都很有信心。最主要的是,对目前的形势很有信心。

  就算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出来,司马家的朝廷早就已经失去了民心,所有的百姓都希望他们这个狗屁朝廷赶紧滚蛋,让这些蛀虫早点下台;而相反的,大周朝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之前的努力经营,早就为他们赢得了大多数百姓的心。

  不管怎么看,改朝换代已经是必然的事,大周朝取代他们司马家,来治理这个江山,还天下一个太平,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或许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秦始皇帝那样,带着兄弟们,坐着马车,悠哉游哉的巡视这个已经完全属于自己的江山;或许,自己也可以卸下肩上的重担,将皇位交给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带着自己两个身怀六甲的夫人——不对,到时候她们应该已经生产了——带着自己的夫人和孩子,到少山那个风景宜人的地方,去悄悄地隐居下来。

  或许,到时候,可以找到虎手印和沈三娘夫妇,跟他们做个邻居什么的。

  或许,说不定还能跟虎手印他们结个亲家什么的?

  或许,说不定到时候自己指定的接班人有个什么行差踏错,自己手持飞虹剑,再次出山,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为民做主的家伙。

  ……

  总而言之,一切的美好,即将来临了……

  而相反的,司马家这边的君臣,却一夜未眠。

  他们紧张的筹备着明天的会谈。

  选拔勇士、安排埋伏、计划每一个步骤、商讨每一个细节……

  明天,将是决定司马家未来的决定性一天。要不然就是苟延残喘,要不然就是彻底毁灭。

  司马邺、梁芬还有那些大臣们,都相信命运之神一定会再次向他们微笑的。

  在天亮之前,终于一切部署完毕,万无一失。

  然后,所有的人都离开,什么异样也看不出来。

  然后,司马邺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个时辰到了约定的地点,等候郭旭的到来。因为这样,可以避免郭旭早一点到来,四处查看,说不定会被他发现破绽。

  山坡之上,一张矮几,两张椅子。矮几横放,上面放着一些干果,两张椅子也是一般高矮。这样,就表示司马邺和郭旭两人是平起平坐的,谁也不在谁之上。

  按道理说,司马家乃是当今正统,司马邺才是天下的共主。而郭旭呢?严格来说,他只是司马家的叛贼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已,窃取天机,谋朝篡位,应该是罪不容诛才是。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形势比人强,司马家的皇帝,也只能屈尊,让一个叛贼的首领,跟自己平起平坐的谈判了。甚至,还要祈求对方的可怜,放自己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司马邺不由得心里一片悲凉。

  也就因为这样,司马邺杀死郭旭的决心更加坚定。

  杀死了郭旭,或许不能让司马家的朝廷起死回生,但是起码也可以度过眼前的难关,再继续坚持一段时间。或许,以后会有奇迹出现呢?

  但是,想到传说中郭旭的武勇,司马邺还是有一些紧张。

  听说郭旭是战神转世,在刘和于刘聪争夺皇位的时候,他一把剑杀得风云变色、鬼哭神嚎。这件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天下,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匈奴人,提起郭旭的名字的时候,都会两腿打颤!

  要绞杀这样一头猛虎,恐怕是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啊。

  “不管了,干他娘的!”司马邺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说道,“只要能够除掉这个郭旭,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一阵晨风吹来,还有一点凉。可是,司马邺却只觉得热血沸腾,混身燥热。

  巳时正,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司马邺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郭旭一人一剑一马,施施然而来。

  司马邺不由得心脏一阵狂跳,干咽了一口唾沫。

  最重要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决定天下命运的一刻就要来临了!

  山坡下,郭旭下了马,慢慢的走上山来。

  司马邺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站起来迎接。最后,他还是决定不站起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帝,是名正言顺的天下共主,他应该要保持做为一个皇帝的尊严和威仪。

  郭旭终于来到司马邺的对面,站在椅子旁边,俯视着司马邺。

  这个时候,司马邺才发现自己和梁芬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把郭旭的位置安排在了东面。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万道霞光从郭旭的背后射来,使得郭旭此时显得异常的高大威武,而且简直就好像天神下凡一般。而自己,却显得异常的渺小。在郭旭的俯视之下,司马邺感觉一种巨大的压力,就好像仰视着一座高山一样,感觉喘不过气来。

  “请……请坐……”司马邺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道。

  郭旭淡淡的一笑,平静的说道:“你不是主人,我也不是你的客人,不用你请我坐。”

  说着,郭旭转身,面对着初升的太阳,伸出右手,五指张开,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住直射自己眼睛的阳光,继续说道:“今天的太阳很好,是不是?是个杀人的好天气,是不是?”

  司马邺呐呐的,不知道怎么回话。

  郭旭又四处看了一眼,说道:“这里的视线很好,在这里真的很能够体会到万里江山,风景如画。你真会选地方啊。”

  “是……是朕……我的司徒梁芬选的地方。”司马邺说道,他忽然不知道该自称是“我”,还是应该称“朕”。

  郭旭点点头,说道:“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如果死了之后能够葬在这里,也应该是死而无憾了。”

  司马邺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郭旭看着司马邺,平静的说道:“你们的计划是怎样的?”

  司马邺一愣,说道:“朕……我想要跟你谈一谈天下大势,谈一谈以后形势的走向。我想,我们司马家,跟你的大周朝,应该是能够和平共处的……”

  郭旭摇摇头,微笑着说道:“不对,不对。我猜想应该是这样:你掷杯为号,然后你自己突然从我眼前消失,然后伏兵尽出,将我围攻绞杀。应该是这样吧?”

  司马邺震骇莫名,一张脸“唰”的一声变得惨白,勉强笑着说道:“你说的什么?朕……我听不懂。”

  郭旭还是没有坐下,伸手从矮几上拿起一颗蜜枣放在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说道:“眼前的形势,我清楚,你应该也很清楚。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自己把自己绑了,到我座前投降;还有一个就是跟我们死战到底,死得壮烈一些。而现在,你们这两条路都没有选,却选择了跟我谈判。你认为,你们现在还有资格跟我郭旭谈判么?你觉得,你还有什么本钱呢?”

  司马邺冷笑,笑得十分勉强,一点底气都没有。

  郭旭继续说道:“我今天本来不想来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谈判的基础。只不过我在想,你们这样做,肯定是想要借此除掉我吧?那你们会玩出什么花样来呢?所以,我就来看看了。”

  司马邺忽然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抖,心脏都好像已经停顿了。郭旭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好像看着一个小丑在耍宝一样。

  镇静,镇静!看来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应该是发动机关的时候了……

  郭旭又神秘的一笑,看着司马邺平静的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什么秘密?”司马邺不由自主的问道。

  郭旭凑近了一些,神秘兮兮的低声说道:“其实,我是一个来自差不多两千年以后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马邺半张了嘴巴,震惊的看着郭旭。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郭旭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这个秘密,我连我自己的老婆都没有说,连我最亲近的兄弟也没有告诉他们,普天之下,我只跟你说。”

  司马邺当然还是不肯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他只是很奇怪,郭旭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这种话。

  郭旭继续说道:“在我的那个时代,有很多的历史书,正史、野史还有各种的考古资料、考古的研究,偏偏有一段时间,我对历史很感兴趣,看了很多这方面的资料。有一次,我无意中看见,说西安城外有一个地方,发现了一个古墓,里面却什么都没有,那古墓甚至还没有最后修葺完成……哦,对了,我们那时候叫做西安,就是现在的长安。昨天我来看了一下你跟我约定的会谈地点,就是这里,发现……这个地点,好像就是那个古墓所在。你说神奇不神奇?”

  司马邺一阵晕眩,差点就倒了下去。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郭旭吐掉嘴里的枣核,脸上笑容一收,忽然拔出了飞虹剑。

  一道艳丽的彩虹划过天际。

  司马邺一惊,连人带椅的倒在地上。

  然而,郭旭却没有向司马邺攻击,他大吼了一声,飞虹剑倒转,猛的一下插入脚下的泥土里,直没至柄。

  “嘭嘭嘭嘭嘭嘭……”

  四面八方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

  随着爆炸声,无数的人影带着惨叫声从地下破土而出,四周的泥土,也有好多塌陷了下去。

  司马邺一直没有给出信号,他们的机关还没有来得及发动。现在,郭旭帮他们发动了。

  四处埋伏的勇士纷纷现身。

  他们全都身穿重甲,左手持盾,右手拿刀,大声呼叫着从四面八方向郭旭扑了过来。

  “杀!”

  “杀!”

  “杀!”

  郭旭一言不发,拔出了飞虹剑,转身杀入的东方的人群中。

  飞虹剑一挥,彩虹过处,好几个人连人带盾牌被劈成了两半。

  飞虹剑的每一次挥动,都有好几个人死于非命。不管是盾牌还是活人,在飞虹剑的光芒之下,就好像豆腐一般的脆弱,不堪一击。

  然而,这一千勇士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绝对终于朝廷,一点都不怕死!

  他们嚎叫着,就好像黑色的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向郭旭汇集。

  他们舍出了性命向郭旭狂攻,甚至就好像野兽一样狂暴。

  他们不是绵羊,他们是一群恶狼!

  任何凶猛的动物,在群狼面前都无法逃脱!

  但是,郭旭不是任何凶猛的动物。

  他是战神转世。

  司马邺在外围的山坡上,亲眼看到郭旭在那黑色的人潮中跳跃冲突,飞虹剑在他的手里,就好像被他抓住了一条彩虹。绚丽的光彩纵横闪烁,那些无畏的勇士,一片又一片的倒下去。

  鲜血四处飞溅,残肢断臂不断的从人丛中飞出。

  在郭旭的四周,很快就围了一圈尸体。

  郭旭的身边,好像是一个死亡的禁地,那些无畏的勇士冲上去,根本就是送死而已。他们甚至冲不到郭旭的身边一丈范围。

  看着这种疯狂的杀戮,司马邺心里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开始从他的心底深处升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盛,甚至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

  他看见了郭旭那血红的眼睛里,那疯狂的杀意!

  他想起了那个久远的传说,说柳浮云一个人一把剑,直接屠杀了东吴一支万人的先锋部队,上万人基本上全军覆没!

  一个人确实是绝对打不过一千人的。但是在一个神的面前,不管是一千人,还是一万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司马邺跌坐在了地上,脸如死灰。

  杀戮还在进行。

  此时的郭旭,残酷、无情、冷漠、疯狂、暴虐、完全没有人性!

  他只知道杀,杀,杀!

  随着越来越多的勇士死去,剩下的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止了进攻。他们恐惧的看着郭旭,反而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他们真的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在他们被选出来伏击郭旭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想着活着回去。

  可是,恐惧是人天生的本能。在郭旭这样疯狂的杀戮面前,他们还是犹豫了,害怕了。

  眼前他们要杀的这个人,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是魔鬼,是天神,是不可战胜的!

  在郭旭身边围成一圈的勇士们,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郭旭手里的飞虹剑斜斜的指向地面,鲜血从剑尖上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还是晶莹剔透的样子,一点血迹都没有;而郭旭本人,却好像刚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混身血淋淋的,甚至还冒着热气。

  那是因为鲜血才刚刚离开人体,本身还是热的,所以才会冒着热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郭旭血红的眼睛环顾着四周的敌人,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