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春秀姑娘



没关系,没关系,林家虽然不会管我的事,可总不会叫我在外头活活冻死,等安置下来一切都会好的,一床被褥又算得了什么

  许仙还是很有阿q精神的,这时候拼命的安慰着自己,一声不吭的径直便要离开这里,竟是连那晚排队等了好久的饭菜也不要了,倒不是他生气穷大方,而是他看得明白,连被褥都保不住了,一碗诱人的热饭如何还能够留下

  马六也没想到这穷书生居然这么干脆和怂包,一时间有些没反映过阿里,光是一床被褥和一碗饭菜可远远达不到他此行的目的,在以往的幽州城里,像他们这种流氓地痞对于许仙的姐夫那可是敬畏有加,处处都的陪着笑脸,而今机会难得,官兵数量有限的管辖这么庞大的队伍,能够勉强维持住秩序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说这种随时随地都会发生的斗殴了,更是管不过来。

  “慢着”

  不甘就这样简单放过许仙的马六,再次开口叫住了他,只见他双腿在地上一跨,无赖的道

  “前天你落了六爷的面子,今天瞧你小子也是个识趣的,便不打算多为难你,从这儿钻过去,咱俩的事儿就算是了了。”

  许仙面色一沉,似乎是想发作,可一旁观战的两个大汉已经笑嘻嘻的围了上来,皮笑肉不笑的帮腔道

  “小子,别不识抬举。”

  许仙见走脱不得,今天八成是要被这三个泼皮折辱,咬着后槽牙怒道“你们就真当我姐夫是死了吗”

  马六等人嬉笑如常,不以为意反觉有了点意思,饶有兴趣的逗弄道

  “他就是不死,这个当口谁还顾得上你这个穷书生跪”

  一声令下,身旁两个帮凶便怪叫着左右抓住了许仙的胳膊,要将他强行摁下去,一个文弱书生如何是他们两人的对手,眼看着就要扑倒在地,马六却挥手道

  “驻守,六爷今天就要这小子心甘情愿的钻裤裆你俩放开他,我数三个数儿,这小子要是不钻,立刻扒光了扔在这,看他丢不丢人”

  许仙气的满脸通红,大叫道“马六”

  马六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目光仿佛毒蛇般“叫六爷”

  许仙被这目光一刺,热血顿时冷了下来踌躇着不知该如何是好,那边马六却不会照顾这小子的心情,冷眼喊道“一”

  许仙的双拳紧握他折腾了这么久周边还是安安静静的,可见马六这人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自己要倔到底他还真有可能干出那样的事,到时候许仙不羞死也得冻死了。

  “二”

  马六的声音如鬼差追魂许仙低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头来打算咽下这口苦水下跪之时一声清脆的女生从前方传来

  “马六你又在欺负人”

  许仙松了口气,抬头见到前方有一位锦衣的十五六岁小姑娘这背着手朝他们走来看她的打扮虽然也是大户出身,可决计不可能是位大小姐,多半是个丫鬟之类的。

  马六见了来人,脸上带出几分笑意“原来是春秀姑娘,我与这小子有些私仇春秀姑娘何时被林家少爷收入房中,六哥自然会卖你个面子,现在就罢了,又不是要他的命”

  名叫春秀的姑娘被马六的话刺得俏脸微红,她也是见过些失眠的,当下就绷住了脸道

  “我一个丫鬟自然没那么大面子,可这小子是大官家要保的人,马六你可想好了。”

  林府与镇抚司的关系,逃亡的好多人都是有目共睹的,马六敢找许仙报复当初的一口恶气,可不敢动和镇抚司有关系的人,当下变了脸色道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咪\咪\阅读\a\iiread\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你唬我”

  春秀将一直背着的小手转到前头,捏着手中仍自在冒热气的大白面馒头,脆声道

  “瞧见没,大管家怕这位公子挨不过夜里饥寒,特意叫本姑娘送来的”

  别说是在逃亡的路上,就是太平年间在幽州城的时候,白面馒头也不是人人加舍得吃的,马六的目光在那馒头上停了停,最后放下目光笑道

  “看来是个误会,许仙兄弟,和大管家有关系就早点说嘛,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一场纠纷就此落幕,马六最后不仅放下了抢来的被褥饭食,还给许仙道了半天的歉,这期间春秀姑娘一直在旁背着手看着,眼神里神采飞扬,活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

  马六走后,许仙上前行礼“多谢大管家和姑娘的救命之恩。”

  春秀轻轻一笑,如花笑颜娇艳“一点小事而已。”

  许仙看了眼她手上的馒头“这馒头恐怕不是大管家送来的吧”

  适才他去排队打饭的时候,曾见到林府那边确实有分发馒头,不过只有府中的老人才有资格享用,林府就是再有钱也没有在逃亡路上给下人们吃白面馒头的道理。

  春秀有些惊讶于许仙的聪明“不错,这馒头是大管家慰劳大家辛苦,只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才有,我也是受照顾才分了一个。”

  许仙有些不太敢直视春秀姑娘的笑颜,低着头腼腆的笑了笑,问“姑娘可是林公子身边的丫鬟”

  他记得马六曾对春秀说过收入房中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类的话,故有此一问。

  春秀摇了摇头“也是没有那个福气哩,不过我姐姐以前倒是伺候少爷的,只是后来她得了急病过世了,少爷身边就再也没有续过伺候的丫鬟了。”

  “对不起。”

  “没事的。”

  春秀摇了摇头,又重新笑了起来“少爷人很好哩,一手办了姐姐的丧事,还照顾了我们一大家子人,娘亲为了报答少爷的恩典,就让我也跟着进府伺候,说以后如果如果”

  少女脸色忽然羞红止住不说了,像是强行转移话题,问许仙“你呢我听大管家提到过你,你可是他老人家的什么亲戚”

  许仙本想说自己是林大公子的学生弟子,可是话到了口,这个往日里叫他颇为自得的身份,反而在这个娇俏的小姑娘面前变得有些难以启齿,他看着自己身上破旧的长衣,又看了眼她身上干净的锦衣,含糊的嗯了一声。

  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林家几乎每年每月都有这种穷亲戚上门人亲,春秀也屡见不鲜,反而安慰起了许仙

  “你也是个读书人,须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大管家顾念血缘对你有所照拂,无论大小都是恩德,将来你要是出息了,不说报答吧,可起码千万不要怨恨。”

  姑娘年纪小小,说出话的却是极有深意,许仙竟然好似在学堂之中在听受先生的教诲,只能连连应是,末了他看着神采飞扬的少女,问了句

  “姑娘也是喜欢林公子的吧”

  少女俏脸微红的瞪了许仙一眼,训斥道“少爷什么样的神仙人物,如何看得上我这个小丫鬟你别听马六一句就浮想联翩,坏了少爷名声姑奶奶可饶不了你”

  许仙连忙作揖赔罪“那姑娘竟连林公子这等人中龙凤都不喜欢,不知以后会看上什么样的人物,真是叫人好奇。”

  春秀姑娘目光憧憬“我的意中人早就有了,姓欧阳名长风是也”

  许仙面色古怪,能不是说书先生们早些年流传的话本故事主角嘛还真的有姑娘家家的信啊

  小姑娘的这个一种人历来在府中饱受人嘲笑,因而对外分说的便少,今日难得兴起吐露,见到许仙也是如此,不禁羞恼的锤了他一拳

  “刚还救了你呢,不准笑”

  这轻飘飘的一拳,差点没把许仙打得背过气去,看不出来弱质芊芊的小姑娘,力气居然这么大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许仙拱手道“说起来,姑娘刚才所作所为也称得上一句拔刀相助,行侠仗义的大侠风范了。”

  听的这一句话,春秀方才转怒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喜,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馒头递了过去“算你有眼光,赏你了”

  许仙正待推辞,春秀却执意放到了他的手上“你一个文弱书生,不多吃一点下回再遇到这种事情,打不过总是可以跑得啊,多吃点才有力气,本姑娘下回可没那么巧的出来行侠仗义了。”

  “谢过女侠好意。”

  春秀微微点头,背着手往回走,只是这般侠女气势的步子没能走几步,很快又重新蹦跳了起来。

  许仙一直看着那姑娘的背影直至不见,方才捧着手里的白面馒头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想来那位姑娘也是林府众人,日后生活安定下来定然还有再见的机会,心里头便莫名的甜滋滋的。